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生态文明思想者、健康顾问(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自行车骑士,2007暑期单骑“江西石城=北京”5000KM,2008暑期单骑湘赣边3000KM):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2009-12-20 22:39:16|  分类: 世纪青年(社会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 草堂主人 -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 草堂主人 -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

“给我赎罪的机会行吗”——这是11岁男孩何楚华遗书里的话。在出租屋的上下铺铁床边,他用红领巾上吊自杀。事后,家长和校方把何楚华死因的矛头指向了对方…[详细]

 

本期专题只读遗书。一是因为死者为大,遗书是死者跟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沟通。二是因为,何楚华活着的时候,胡老师、何爸爸和姑姑都没有用正确的方式跟他沟通过,或是不闻不问,或是打骂重罚。现在他死了,我们就静静听孩子说一回,好吗?[何楚华遗书曝光]

“我心里总是想着快点长大,找老师报仇去。”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 草堂主人 -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

遗书心愿:我总是想着找老师报仇去

何楚华的遗书是用圆珠笔写在五张白纸上面,由两篇日期同为12月10日的日记,以及一封写给姑姑的信组成。在日记中,他写道:“我笑一下为什么也打我?老师说,打你是因为你以前犯的错。我说,我以前犯错,我现在改了,改了就是好学生,老师为什么要记仇?老师打我的那一天起,我心里总是想着快点长大,找老师报仇去。过了两天后就是星期一,我心里头总是想着找老师报仇去。”…[详细]

是“教育得严格一点”,还是“经常无故挨打”?

何楚华要报仇的对象是班主任胡春华,20岁出头的年轻女老师。据何楚华姑姑讲述,“我小孩的班主任一直来经常打他,由于我小孩害怕,受尽委屈。我小孩看到她就飞快跑,因为太害怕她不敢见她。”…[详细]

而校方表示,12月1日胡老师确实批评过何楚华,“批评教育得严格一点肯定是有的。但是批评10天后才自杀,这有点匪夷所思。”胡老师则认为“因被批评而自杀”的说法,是何楚华家长的污蔑…[详细]

批评要靠打,师生沟通机制早有问题

学校里的“批评”出了问题,那一定是师生之间理性沟通和讲道理的机制早已经出了问题。师生间理性沟通的基础应当是一种相互平等、善意的信任关系:老师信任学生可以以理说服,而学生则信任老师是为他好,不是存心与他过不去、给他穿小鞋。胡老师回应信息的稀少,只能从何楚华的遗书里窥探一二:“我以前犯错,我现在改了,改了就是好学生,老师为什么要记仇?”…[详细]

“你们都不关心我,我说什么你们也听不进去。”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 草堂主人 -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

遗书埋怨:你们为什么不去找老师?

何楚华遗书:“我为什么要逃学9天,就是因为老师打我,我不服。我想去告诉校长,又不敢;想让你们去跟老师说,你们也不去。在学校里我什么也听不进去,所以只有逃学。你们都不关心我……逃学的9天里,我一直在做好事,我搀着老人过马路,小朋友有困难,我就上去帮忙;我保证,以后一定考80分以上,好好读书。”…[详细]

和家人相处时间少得可怜,逃学第四天才被发现

何楚华7岁时,母亲因胃癌去世,家里便欠下将近十万元的债务。爸爸带着他去珠海做烧烤生意,没赚到什么钱。“没读什么书,连家庭作业都看不懂”的何爸爸今年6月把何楚华交给在东莞石排打工的妹妹,之后直到11月,只和儿子匆匆见过一面。

在石排,姑姑每天下午6点半才回家一次,吃完饭再回厂加班,晚上住在工厂宿舍,留何楚华一个人睡在出租屋。何楚华逃学三天,她一无所知。连相处和陪伴都保证不了,“在学校受了委屈回家告解”只能是奢求了…[详细]

家庭教育在何楚华身上,已经被简化得只剩下养活了

爸爸对何楚华是放养,放手交给姑姑去养。姑姑对何楚华是饲养,管饭管住就算养得七七八八了。家庭教育在何楚华身上,被简化得只剩下养活和对付了。这让何楚华的性格拧巴起来,在学校,他“平时沉默寡言,但喜欢恶作剧,比如扯扯女生的头发,搞搞男生的书包啊之类的,感觉他是想以另一种方式引人注目似的。”在家,邻居则“经常看到他一个人站在二楼阳台上望着远处,也不作声。”…[详细]

“你罚我干什么都行。你打我可以,你还可以要了我的命。”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 草堂主人 -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

遗书求饶:只要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

写给爸爸:“你罚我干什么都行,你可以罚我三天三夜不吃饭,跪在地上10小时,罚我压腿,只要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罚我干什么都行,可不可以,您大人大量,饶我最后一次机会,算我求你了,你罚我干什么都行,我都愿意做,只要你大人大量原谅我一次,你罚我干什么都行,您说什么我都干,我也不顶嘴,行不行,原谅我一次。”

写给大姑:我知道逃学不对,但因为我是因为老师打我才逃学的,我跟你说清楚原因,大姑你打我可以,你还可以要了我的命…[详细]

最后的请求居然是惩罚,是孩子乖巧还是大人粗暴?

从这段求饶来看,何楚华提到的种种惩罚方式,恐怕不是凭空臆想出来的,而是和平时的管教方法有关。不然何以说“爸爸可以马上杀了我”,姑姑“可以要了我的命”。本来沟通就少,一沟通还都是打骂重罚的话,何楚华的选择是不是只剩下两种:A,被老师打;B,挨家长揍。

没有任何借口,孩子不是皮球

家长和校方还在责任分配问题上僵持不下,互相推诿。何楚华身后事如此,生前可想而知。年少时候,家庭和学校几乎就撑起了一个孩子全部的天空,只要给点阳光就灿烂,哪怕东边日出西边雨。可是何楚华的天,东边暴风西边骤雨。双重崩溃,能逃往何处去…[详细]

结语:

活着需要很多理由,死却只要一个:无人可告解的苍凉,酝酿出走投无路的绝望。何楚华犯了什么错,要以死来赎?家长和老师,不疼惜孩子也就罢了,怎么连让他们活着的底线都保护不了?教育教育,多少罪恶假汝之名。到底该谁向谁赎罪?

 

上吊男童遗书曝光:给我赎罪的机会行吗

http://view.QQ.com  2009年12月17日14:37   广州日报    我要评论(1599)

11岁红领巾上吊,向谁问罪? - 草堂主人 -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

何印飞展示何楚华的\遗书\。

红领巾上吊的11岁男生“遗书”曝光:

小学生红领巾上吊身亡事件

新闻追踪

昨天下午,何楚华的父亲何维红从警方手中拿回了儿子的“遗书”,并公布给了媒体。5页纸上留下的是他11岁的儿子用红领巾上吊前写下的最后的文字。

说是“遗书”,其实更像是何楚华留给亲人最后的日记,记录着2009年12月10日,自己逃学的原因,以及自己的决心。一字一句催人泪下。

“遗书”(节选):

老师打我的那一天起,我心里总是想着快点长大,找老师报仇去。过了两天后就是星期一,我心里头总是想着找老师报仇去。一点也听不进去老师讲的知识,可你们,我说什么你们也听不进去。所以我逃学,现在我知道错,现在再改还来的及(得急)吗?……

从今天开始,我何楚华再去做坏事,做对不起良心的事,我跳楼死了算了……我要好好学习,将来要赚钱给爸爸和大姑住上好日子。要每样功课考80分以上。如果我说得到,做不到,你可以马上杀了我。我再也不逃学了,我再也不发脾气了,我再也不打架骂人了。我再说一遍“对不起”。我现在就改……

你罚我干什么都行,你可以罚我三天三夜不吃饭,跪在地上10小时,罚我压腿,只要你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罚我干什么都行,可不可以,您大人大量,饶我最后一次机会,算我求你了,你罚我干什么都行,我都愿意做,只要你大人大量原谅我一次,你罚我干什么都行,您说什么我都干,我也不顶嘴,行不行,原谅我一次。

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行吗?

我逃学的事情,因为我回来跟你说老师的事情,你不但不关心我,还说我的不对,所以我才逃学,现在我才想到做什么事情都要看情况,不能没搞清楚你就去闯huo(祸)……

亲爱的大姑:我走了,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去找我。我知道逃学不对,但因为我是因为老师打我才逃学的,我跟你说清楚原因,大姑你打我可以,你还可以要了我的命。这不怪老师,这几天我要去清醒清醒。

你的侄子:何楚华

 

草堂主人的话:

教书育人,人民教师。

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是每一个教师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每一个教育决策者和评价者要思考的问题。一个无愧于“人民教师”的称号,一个为民族大计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