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生态文明思想者、健康顾问(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自行车骑士,2007暑期单骑“江西石城=北京”5000KM,2008暑期单骑湘赣边3000KM):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让我感到最心寒的地方  

2009-07-11 17:56:27|  分类: 阅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保资料 -> 《通讯》 -> 2009年第3

 

 

 [关注·环境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我的环保维权之路

 

http://www.fon.org.cn/content.php?aid=11430

--------------------------------------------------------------------------------

 

 

/尹伊(自然之友上海小组)

[给人学习的最好教材了!]

    200942日,终于在《青年报》《松江报》的网站上看到了排污企业上海金宝山塑胶有限公司12条生产线全部停产的消息。这距我第一次在网上发帖已经过去了四个月,应该说政府初步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这时,自然之友上海小组的顾训中老师和易晓武建议我把这件事情整理一下做个回顾。也是,排放减少了,愤怒减少了,留在我记忆里的东西是不是也会越来越少?而这些故事,是应该被记住的。

 

    搬到松江是2008年的6月底,搬家的喜悦很快就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儿带来的困扰取代了。先是婆婆,晚上锻炼身体回来,总是抱怨臭,说附近有个垃圾场。请老人过来带孩子,我们最怕老人过得不惬意,感觉总是自己的罪过。接着是女儿,动不动就捂着肚子说不舒服,喊着想吐。这样一来,我便起了疑心,就上网去查这座得过“国际花园城市”称号的地方。

 

    起初,我看到小区论坛上有不少人发帖子,问大家有没有闻到一股类似塑胶烧糊的气味儿。还有几位贴出了自己向环保局投诉得到的关于不明气味的回复。一位回复称,这股气味来自附近的一座垃圾处理站,一位回复称,这股气味为金宝山所排放,系DOP, 环保局均称正加大力度监管。

 

    我等着环保局的监管。直到11月,有一天我去超市,一出门就是一股类似生塑料的塑胶气味扑面而来。我以为一阵子就会过去,就屏住呼吸。屏不住了,换口气,还是那个气味。这股气味让我在几分钟内就感到嗓子痛,恶心想吐。我立刻明白,这就是婆婆所说的气味了。我加快行走的速度,企图逃离这个有味道的圈子。岂知,跳上车,连车上都是这样的味道。一车的人包括售票员,都正襟危坐,看不出来任何痛苦的表情。一霎那,我不知道是自己脑子坏了,还是鼻子坏了,反正总有一个坏了。

 

    就像尝到了甜的滋味就知道了什么是糖的孩子那样,自那以后,这种气味经常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有时候是晚上散步,有时候是早上上班。我赶紧叫停婆婆和老公的晚锻炼,控制女儿晚上外出玩耍,并给家人配备了口罩,一有情况,迅速自我保护。但我明白,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充其量是掩耳盗铃。我看见在这样的空气里孕妇挺着肚子在小区花园里散步,我看见在这样的空气里幼童拉着父母的手露出天真的笑脸,我看见在这样的空气里老人们挥舞着鼓槌奏出清脆的鼓声。这样的场景让我感动,可这样的空气……

 

    我继续在网上查找,这次我的视线不再局限于小区论坛,于是我看到了更多惊人的事实。松江区有三个“金”字头的塑胶企业,分别是金泉山、金宝山、金腾山,被松江人民称为压在松江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1998年松江区招商引资三家企业以来,陆续遭致周围居民投诉,已于2003年关停一家,另外两家,虽然投诉者众多,厂家也花费不少进行改造,但最终未有实质性改善。

 

    我想这件事不能局限在小区论坛上,只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知道的人参与进来,才能推动事情的进展。于是,2008129日,第一篇文章《上海松江,你还敢住吗?》发在了天涯论坛环保先锋版面。为了不让帖子沉下去,我几乎每天都去更新,包括自己在什么地方、什么时段闻到这种气味。许多朋友回复支持,其中便有自然之友上海小组的组长易晓武。

 

    开始的时候,看到易晓武的站内短信,我很是怀疑。很少有人会在网上公开自己的真实身份和联系电话,我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何在,所以尤其谨慎。直至易晓武说他从浦东赶到松江去寻证我所说的那种气味时,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暂不论他是谁、做什么,且信了他吧。这是来自内心的直觉,我决定让自己单纯一把,相信这种直觉。

 

    这就有了和易晓武以及刘红明老师的第一次见面。当晚,我们一起去了工厂所在地,在去工厂的路上,我们越来越肯定这个气味就是来自金宝山。接下来,我接受了易晓武的邀请,参加了自然之友的一次会议。其实他是专门为我设置了一个环节,并请来了记者和律师。在大家的商议下,我们决定首先以我居民的身份,向两家侵权企业提起诉讼,由斯伟江律师和胡玮律师为我提供免费的法律支持;接着,新闻媒体将以此为切入点,进行跟踪报道。通过几方面的压力,迫使政府部门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一方面,我开始在东方网上进行投诉。我查了一下,就松江空气污染的事,东方网上投诉的人有,但不是很多。我想,只有投诉的人多,才会得到重视,所以基本上一闻到气味,就进行投诉,很快这个投诉就成为了“不满意投诉排行榜”的第二名,长时间列示在曝光台版面的首页。一个月后,松江区环保局就此在网上进行了回复,回复称,空气中的污染气体为DOP。对于排污企业,环保局虽要求其改造,但一直未能达到排放要求,建议区政府于2008年底关停,但由于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关停将延迟到2009年春节以后。对于这种没有具体时间表的回复,我表示了强烈不满。结果,此事依然位于不满意排行榜。

 

    另一方面,我在网上积极寻找证人。我看到有许多发帖子抱怨的人,就试着和他们联系,希望能有人愿意出来作证。但遗憾的是,涉及到诉讼,只有两个人愿意站出来,后来还打了退堂鼓。我身边那些说起来很起劲的人更是避而不谈,最后仅仅是易晓武和另一位住在金宝山对面的女士勇敢地成为了我的证人。这是整件事情中让我感到最心寒的地方。自然之友的朋友们伸出了援手,律师伸出了援手,媒体伸出了援手,而息息相关的人们不仅理所当然地享受这一切,还要继续伸着手张着嘴等待着更多的恩赐。事情留给别人,他们要做那个站得远远的观看着一切只等结果的聪明的渔翁[没有公民意识,甘于做奴隶的人几乎满地皆是。中国人怎么了?鲁迅喊了这么多年白喊了!]

 

    证人少,也要起诉。在律师的帮助下,诉讼资料准备齐全,很顺利地,松江区法院受理了诉讼,跟着,《财经网》和SMG新闻广播电台先后对此事做了报道。227日,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新闻聚焦节目又对此做了长达5分钟的专题报道,题目是《污染企业为何迟迟不关闭》。

 

    之后,松江区政府迅速做出反应。35日,松江区政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3月底前关闭金宝山,10月底前关闭金腾山,在完全关停之前,松江区环保局将加大监管力度。因为此新闻发布会,我也于3月下旬,撤回了诉讼。

 

    如今,据新闻记者的后续报道,金宝山的12条生产线已经关停,居民们在等待着另一家金字头企业18条生产线的关停。

 

而我,也因此事加入了自然之友,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虽然我做这件事的初衷很简单,那就是,作为一个母亲,也是一个女儿,我有保护家人的责任,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惠及千家万户的事。而没有自然之友的朋友们给我的帮助,我做不到这些。在这个集体里,我似乎找到了扫天下的感觉,那是作为一个人,对社会的责任。我将尽我之力,身体力行,唤醒更多的人心中的意识,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保护环境的行列中来。多了民众的意识和监督,我相信,环保之路,我们会走得更坚定、更宽广。

 

 

苦心人,天不负!

——松江空气污染事件后记

 

/ 易晓武

 

    去年12月初开始尹伊在天涯环保先锋版发帖子,说在松江新城有怪味道,连续地发,每次都记录很详细,我想不太可能是捏造的吧,如果真是捏造,那可就太别有用心了。后来看到松江区环保局在东方网上的回复,证明确实是金宝山和金藤山发出的臭味,学到一个化学名词:DOP感谢这两家公司让我增长了化学知识

 

    可是似乎环保局很无奈,多次行政处罚,就是无奈其何。去年总算说要停产了,突如其来一场金融危机,过了时限还没关,更让人不安的是,两家公司还在年底上马污水处理工程,看架势没有停产的意思。

 

    我自己到松江去过了,闻到了那股味道,确实是很不好闻。也问些街上的行人,还有一个大型商场的保安,都证实了有一股类似烧焦塑料的怪味道。把这个事情和几个朋友商量了一下,如果当地居民需要帮助的话,那我们还是可以出一点力气的,斯伟江律师可以提供法律代理。不过,一切的一切,还是要靠当地居民,也就是直接受害者,如果他们不出面的话,那别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尹伊很勇敢,这个年轻的母亲,我很能理解她的心情,因为我也有个孩子。在大多数时候我是很怯弱的,但如果孩子的安全都不能保护,父母是可以拼命的,这是人的本能,也是最后的底线

 

    但还是有很多人选择了退缩,包括几个说好要一起联名起诉的人,到最后只剩下尹伊一个人,如果她再退缩,那这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大家该抱怨还是抱怨,该发牢骚还是发牢骚,就看运气好不好,等青天老爷来为民做主了

 

    尹伊就一个人把这个事情做起来了,216日向松江区法院提起诉讼,主张金宝山和金藤山立即停止环境侵权。18日法院受理,其后有几家媒体报道;35日松江区政府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宣布金宝山3月底停产,金藤山10月底停产。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也感谢政府和企业的努力,毕竟停产会引发员工分流安置的问题,作为关注环境问题的团体和个人来讲,也要为这些员工重新就业尽一己之力

 

    3月底,报纸报道了金宝山已经停产,当地居民的反应,是从4月开始,那种怪味道已经大大减轻,这可证实金宝山的确如期停产,金藤山是否会如期停产,则将继续观察。尹伊已经撤诉了,法官对尹伊说:“如果金藤山没有如期停产,你可以再起诉的。”

 

    这个事情就暂告一段落,我是有几点体会:

    1. 政府和企业此前一直都在努力,但多年的拉锯就是没有结果,居民作为当事一方需要参与到工业污染问题的博弈中,需要发出声音,三方的共同努力才可以促使事情向良性循环方向发展,任何一方缺席都势必造成失衡,从而导致恶性循环。

 

    2. 做事情需要坚持,默默地坚持,而不需要惊天动的轰轰烈烈。

 

    3. 做正确的事情,就一定会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每到关键时刻就一定会有关键的帮助从天而降,甚至都不知道这帮助是从哪而来,不知道是谁做的,就如期而至。苦心人,天不负,信哉此言!

 

来源:

作者:尹伊(自然之友上海小组)

日期:2009-06-15 09:52:09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