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生态文明思想者、健康顾问(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自行车骑士,2007暑期单骑“江西石城=北京”5000KM,2008暑期单骑湘赣边3000KM):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东方学者”季羡林  

2009-07-12 16:37:25|  分类: 草堂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季羡林:顽劣一时率真一世
http://www.pubchn.com/articles/87364.htm

季羡林:顽劣一时率真一世
 
日期:2009-07-12 作者:陈熙涵 来源:文汇报 


 
2009年除夕,季羡林给孙子发压岁钱。 

   
 
季羡林在家中书房查阅资料(1996年3月4日摄)。

    就算想象力再丰富,倘若要从少年季羡林先生身上,看到今天作为学术泰斗的季羡林先生,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影子,基本上都是痴人说梦。
   
    1911年8月,季羡林先生出生在山东临清一个“五代赤贫之家。”按季老的说法,山东是“西边穷东边富”,临清在山东的西边;临清是“西边穷东边富”,季老家所在的村子在临清的西边;村子里的住户是“西边穷东边富”,季老家住在村子的西边。季老的父亲、叔叔都是孤儿,靠在枣树林里“捡落枣”长大。季羡林这一粒“种子”,就像但丁形容的那样,“掉在了岩石缝里”。这多少可以解释,为什么初次和季羡林接触的人,从身着中山装的他身上,往往会得到一个农民的印象。
   
    幼年的季羡林跟叔叔流浪到济南,勤奋好学与少年的季羡林根本不搭边,调皮捣蛋,嬉戏胡闹却少不了他。百分制的数学考卷只考了4分的他,第一志愿居然是数学系。1930年季羡林考入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主攻英国文学,兼读德国和法国文学,同时选修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文学,朱光潜先生的文艺心理学,课余专心于外国文学作品的翻译及散文创作。1935年考取清华大学与德国交换研究生,入德国哥廷根大学潜心攻读梵文、巴利文、吐火罗文等南亚古语,获博士学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35岁的季羡林从德国回国,立即被当时的北大校长胡适、傅斯年聘为教授。在北大前一代大学问家陈寅恪的影响下,季羡林开始走上印欧古典语言的治学之路。以后历任东语系主任、北京大学副校长。
   
    此后半个多世纪的燕园教学生涯里,季老在东西比较文学、原始佛教语言学、印度中世纪语言学、吐火罗语义学、梵语文学诸多方面作了深入研究,然而对于大家、大师究竟是怎么回事,季羡林又有着异于常人的清醒。在季羡林先生已出版的《病榻杂记》中,老人用通达的文字厘清了他是如何看待这些年外界“加”在自己头上的“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这三项桂冠的。他笑呵呵的模样仿佛就在眼前,他说:“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北大流传着一句话,“季先生不是闻鸡起舞,是鸡闻季先生起舞”。数十年来,季老每天凌晨4点一刻即起,工作直到晚上8点。季先生书房里堆积查阅的书足有一人多高,每一本里都夹着小纸条,那是季老做学问时作下的记号。工作之中,季老对国内外来信,每信必复,透着贯穿一生的严肃认真。“我非常平凡,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一定要说我有优点的话,我只讲勤奋。”面对等身的著作,他的语气如此平淡。   
 
当时未必是“寻常”——学界追忆季羡林先生

    “季老身体很好,快过生日了!只有眼睛和耳朵还是老毛病。”这条喜气洋洋的短信,至今还存在记者手机里。时间是上个月初,一位熟识季老的朋友发来的,记者随后询问能否探视季老,得到的答复显得有些为难,“最近见老人很难,要301医院的院长亲批”。季老的生日在8月6日,看来,相距还有两个多月,身边人已经在悄悄为他准备过98岁的寿辰了。未曾想,没等到那一天,季老便翩然驾鹤西行。
   
“我一直相信季老能活到108岁的”
    
    “两位大师辞世,一个时代结束——程郁缀敬挽。”今天晚上8时40分,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部长、中文系博士生导师程郁缀教授通过手机短信,给记者发来了他闻听季羡林和任继愈老先生于同一天离世后,写下的挽联。
   
    “随着季羡林老先生的离去,那个时代最后一个国学大师离开了我们。”今天得到消息的程郁缀教授一时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据程郁缀教授回忆,2005年北大中文系名教授林庚95岁生日时,季羡林老先生送去了他亲自写的祝贺辞:“相期以茶”。“这里的‘茶’,指的是108岁。‘茶’字是‘二十’加上‘八十八’,一看到季羡林老先生的这幅祝贺辞,在场庆祝生日的所有人明白了季老要表达的意思,都会心地笑了。”程郁缀教授说,季羡林和林庚在清华园时就情谊深厚。只是未曾想到,2006年10月林庚先生去世了,当年从清华大学来北大的“清华四剑客”——吴组缃、李长之、林庚、季羡林4人中,仅剩下季羡林一人了。
   
    程郁缀教授至今还能记起2007年,曾和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许智宏教授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老先生的情景。“当我和季老握手的时候,他的手就像婴儿一样雪白粉嫩,而且面色很红润,看上去非常健康。”季老这一精神矍铄的印象,始终印在程郁缀教授脑海中,以至于当他知道季老去世的消息后,觉得犹如是“晴天霹雳”,难以自已。“我一直相信季老能活到108岁的。”
   
    “季羡林先生漫长人生的最后一段,以我们无法接受的突然结束”,季老最年轻的弟子、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撰文表示。他回忆说,最近几个月来,老人家的心情非常愉快,胃口很好仍然酷爱吃胡萝卜羊肉饺子;精神也很好,前不久接受王小丫的采访,还思路极其清晰、逻辑极其严密地对着镜头,连续说了半个多小时。
   
先生学问几人知,先生心绪几人解
    
    作为季羡林老先生指导的第一位博士生,北京大学东方学研究院院长王邦维教授今天上午接到电话后悲痛不已。他坦言,本想在7月底或8月初去看望老师,祝贺生日,但如今“先生走了,先生不会再回来。我心中悲伤”。“从学习和工作上讲,30年来,先生对我这样一位驽钝学生的关怀、指导和扶助,真是无法计量。现在先生走了,我又到哪里去找这样博识,这样慈悲的老师呢?师恩如父,我无以回报!”
   
    在王邦维教授看来,季羡林老先生在学术上的成就,可讲的太多。但他觉得更重要的是,“季老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爱我们这些已经不年轻或年轻的学生,这才是我体会最深的。”王邦维教授想起季老曾经讲他的留学经历,讲他当年怎样从德国回到中国,他在北大的经历,包括文化大革命,讲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变化,他个人的经历怎么跟国家的命运相联系。“他希望的总是,中国怎样能够强大,中国的学术和教育,怎样能够进入世界的前列。这些,大概是像先生这样九十多年前一个贫苦人家出身的孩子,由于天分和个人的努力,以及一些机缘而最终成为一位大学的教授,一位学术上的大师,必然能够想到的。”
   
    “但我还是想说,先生的很多地方,也许没有被人完全理解。例如先生的学问,到底有多少人明白究竟呢?还有,在最近些年的一片辉煌之下,先生的心绪呢?”王邦维教授说,“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这一段诗,季老一直都很喜欢,常常吟咏。“如果是这样,先生也许走得是安心的。” 

 
季羡林和他的爱猫(1997年10月10日摄)。 

    季老是北大人的典范
    
    今天,季羡林老先生曾经工作过的外国语学院始终院门紧闭。季老曾长期居住的朗润园13号公寓的大门,也严严地关着。朗润园前的参天梧桐高耸入云,一切一如往常般平静。北大人以自己的方式,怀念这位辞去“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国宝”等称号,只愿当一名“东方学者”、“北大教授”的老人。
   
    北大未名BBS在今天的“十大热门话题”中,“季爷爷走好”始终位列“十大话题”之首,整个北京大学沉浸在一片悲痛的情绪中。
   
    “季老走了。我忽然想起4年前,在外院新生大会上发言的老师讲起的一个小故事。”季羡林老先生是北大外国语学院东方语系的老教授,外国语学院一位2005级学生在BBS上写下了他对季老的怀念。“数年前一次迎新的时候,外院某位新生拖着大箱子在南门的路上拦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以为他是个老校工,便说‘老师傅,我和家长去吃个午饭,您帮我们看一下行李吧。’老人欣然答应。一顿饭磨蹭回来,老师傅果然还在路边守着行李。一天后新生入学大会上,该同学赫然发现为自己看守行李的老校工就是季羡林老先生……”
   
    这位学子惋惜地写道,可惜自己入校时,季老早已搬进医院,无缘做真正的师生。但他在帖子末尾深情地写道:“4年过去的7月11日,是2005级本科毕业生离校的最后一天。这一天,我们走了,季老也走了。冥冥之中,仿佛觉得是从未谋面的季老送走了我们这一批人。愿季老一路走好!愿我们一路走好!”此情此景,让人动容。
   
    本报驻京记者  吴越  王乐(本报北京7月11日专电)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