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生态文明思想者、健康顾问(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自行车骑士,2007暑期单骑“江西石城=北京”5000KM,2008暑期单骑湘赣边3000KM):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2011-03-05 18:35:37|  分类: 阅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无了《清澈的堂下村》

仰慕“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曾经慕名走访过的、石城籍宋代大儒温革举办的书院“儒雅堂”的美名,我们石城中学教师一行五人,在初冬一个很阳光温暖的日子,向岩岭堂下村进发。

岩岭曾是石城的一个乡,在前些年并乡入镇的过程中并入高田镇,今成为一个管理区。岩岭是石城的“青藏高原”,汽车过高田镇不远,便开始爬坡,绕弯,再爬坡,再绕弯。幸好前些年“村村通”建设,这里的山路全改为水泥路。正当我们绕得有点晕头转向、先前所以为的高山都被我们踩在了脚底的时候,汽车在一段水平路面停住。司机廖东升主任探出头去,问:“请问堂下村怎么走?”我循声向窗外瞧去,看见一位憨朴的村民,敞了前襟,露出仿佛弥勒佛一般的肚子,一手握住单人柴锯,一手扬着指画着如何如何走。当我们仍觉不知如何走时,这位憨朴的村民干脆叫我们去找卫生院的温院长,——他兼管了堂下村祠堂的事务。

原来,我们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形下,已经到了岩岭街。同行的周东洪书记赶忙去联系温院长,我瞅空领略一下在我的心目中仿佛“香格里拉”一般纯净的岩岭街。我原想,曾是一个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街道,不管如何的偏远,也总该有些热闹罢。但事实却让我大感意外:所谓街道,不过是一条由二十几家店面组成的、长度不过五六十米的“扁担街”,我们的车经由进来的水泥路,与街道形成丁字,但路边除了我们问路的那位憨朴的村民家的极普通的民房,没有一间店面;街道上冷清到除了几个做工的泥、木匠,再找不见一个“市民”。三面环山,二十几家店面以及店面下安逸生活着的“市民”,稳稳地睡在这山的怀抱里;初冬的阳光照耀着,阳光里满是闲适与温暖。就在这时,温院长披着初冬阳光温暖的光辉,敞着棉袄,背着手,露出发福的胸腹,向我这边走来,嘴角眉梢漾着笑,——我感觉他是一尊会移动的弥勒佛,在这样的院长的庇佑下,这里的人民该是怎样的吉祥安康!

“堂下村离这里还有三五里路。”温院长一边说,一边没有任何客气谦让地在周书记腾出的副驾上坐下来,“这里正在修一条更大的马路,和宁化接起来,很快就要铺水泥路了。”“我五十七了,已经退休了。”“我在县城有房子。”“岩岭的老街不在这里,老街离这里有十几里路,被岩岭水库淹了。”“温革是宋代的大儒,他办的儒雅堂名气很大,周围的宁化、广昌、宁都、南丰、南城,很多人前来求学。”“曾巩确实来过,祠堂里有记载。”温院长一路很是健谈。

堂下村在一个袖珍的山顶盆地里。这里的景致用清澈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山上全是绿树,即便已是冬天,树木依然是那么的葱郁;温暖明澈的光辉从树的缝隙间泻下来,形成一挂一挂的光瀑,缭绕的青烟在光瀑里飞舞,仿佛飞天们婀娜的舞袖;路边一条极细的小溪里,涓涓流淌着纯净水一般清澈的直让人啧啧羡慕的山泉。

盆地里或聚或散地排列了许多古朴温暖的民房:散的一两户人家,或抱翠竹,或倚清流;聚的则好几十户人家,形成街道一般的格局,似乎比岩岭街要热闹许多。这里的人家,房前屋后架满了木柴,相对于城里人,不免杂乱;但我却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回城后我仍然琢磨着为什么。我悟到的答案是,堂下村人过的是一种原生态的生活,除他们勤于洒扫,保持地面的干净外,他们远离购物用的塑料袋的污染,——我似乎没看见过一只在城里随处可见的让人恶心的各色各样的塑料袋。

温院长说,在这长不过两三里的狭长山窝里,共有九家祠堂,其中两家祠堂“文革”间被改作礼堂,今剩七家。我的邱姓祠堂在李地,温院长说,再往前两三里地便是。我从未见过如此稠密的祠堂群。石城至宁化石碧一带,被称作“客家祖地”。唐宋间,中原百姓躲避战乱,大举南迁。石城至宁化石碧一带,成为这些南迁客家人的一个歇脚、中转的“驿站”。宁化石碧今建有“客家祖地”纪念馆,石城的角头街北门城楼上今尚保留“闽粤通衢”四个石刻大字,——意为南迁客家人在此稍作休憩,便可继续南下广东,东进福建。堂下村如此稠密的祠堂群,可见当年此地人文之盛,也佐证了石城至宁化石碧一带确为“客家祖地”。

在堂下村的诸多建筑里,我们参观了三家祠堂和一个叫“x x 桥”的亭子。

我们参观的第一家祠堂是温姓祠堂,祠堂并不宏伟,里面的格局与普通祠堂也无大异,只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了的缘故,祠堂里的碑文里赫然有着曾巩曾经来此的记载。祠堂前是一条极袖珍的或许只能被称作泉水的小溪。溯流上行百米许,有一眼古泉。古泉呈长方形,长三米、宽一米许,用条石砌成,相传这是温革当年的“洗砚池”。洗砚池而上,是一溜歪斜凌乱的石级,通向一个秀竹环抱的小山窝,温革举办的曾经名噪一方的“儒雅堂”便坐落在这小小的山窝里。据说,温革曾进京科考,但未能及第,潦倒之余,便将盘缠的余资,悉数买回书卷,在此设馆收徒,因此扬名。可惜,歪斜凌乱的石级并不深远,让我们仅能在历史的河床里打一两个水漂,未能走入深处去领略当年的风流。书院的遗址也变作今日的农家,了无当年热闹的踪影。可惜!

温姓祠堂下侧,有一个极窄的小山口。山口宽约摸十几米,两侧的锁山满是高大蓊郁的树。树荫里是一个叫作“x x 桥”的亭子。这亭子实际上是一个水口建筑。石城习俗,村庄的水口,要种树木,或如此处建一个亭子,以为关拦,便于关住“才”和“财”。亭子由两部分组成,极为简朴:叫作“x x 桥”的亭子敞口对着温姓祠堂,里面供着菩萨;右侧对面是一个袖珍的室内戏台。我猜想,此处除去水口的功能,还是村民们集会社交的场所。瑞金、宁都、宁化、石城一带,民间流行一种叫“干板”(或谐音作“半板”)的麻雀戏,原生态的内容适合老百姓的胃口,简洁的情节和阵容适合乡间的场所,正月十五前在乡下各地巡演,好不热闹。我在乡下多次看过这种戏。我感觉,与其说看戏,还不如说看热闹氛围:正月,暖阳,闲适,少男少女,再加上满是打情骂俏的戏,那是何等的风流热闹。看着这仅能容下一两个演员的戏台,置身长宽不过盈丈的场地,我脑海里不禁浮出这样一幅温暖的画面:正月里,暖阳下,穿红着绿的少男少女们,在戏子“十月唱起倒采茶,牡丹一枝花,取茶钱啰,肩挑担子进绣房啰喂,取茶钱啰哦,小姐妹,取茶钱啰哦”的浓艳歌声里逗闹着,挥斥着青春,张狂着爱情。

过了水口沿溪下行,不远便是一处古街式村落。坐在车里一晃而过,古街的印象很浅淡,但事后回想,那里似乎有很浓的古味:现在少有的瓦顶自不必说,临街的用杉木做成的墙似有被烟熏过的古黑,二楼窄窄的吊楼或折扇式的月窗,让人生发一种“小轩窗,正梳妆”的情韵。我很为没能在此流连一会感到遗憾。一天,我跟周东洪书记开玩笑说,有机会能在那里住一晚,该是很有趣味的吧。

穿过古街,我们浏览了三家祠堂。一家为“文革”被改作礼堂的祠堂,上面还有“x x 大队礼堂”字样。第二家祠堂大门锁着。祠堂前是一个小晒场,一村妇约三十许正在晒谷,用杉木的谷扒将稻谷扒开;此时,一村妇叔父辈的长者背着手踱来,当着我们对村妇说“晒了几苇(方言不用此字,而用一个不知怎么写念作“da”的字)谷子”,村妇答说“十苇”,“哦,割了五担谷子”。在文明的现代,此类问答是不文明的,比如问一个人你口袋里有多少钱,难免让人警觉你有何非分想法。在这里没有这样的忌讳,有的是这样浅白的交流间流溢的和洽、温暖。我惊喜于他们的交流,脑里浮现的是“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景象。隔着晒场的小水沟,有一段残损的泥围墙,围墙边,一对老夫妻在拉锯锯木柴,见了温院长,用了带宁化口音的方言欣喜的招呼着“归来嘛,来食饭”,温院长高兴地答道“不(方言作be)要。锯柴嘛”。第三家祠堂也锁着,周围堆着许多柴草;祠堂门外紧挨着竖立的许多刻字的条石,似乎向我们诉说着这里曾有的荣耀。

由于要赶回丰山吃中饭,我们便匆匆告别堂下村。汽车在下坡的水泥公路上飞驰,而我的心却久久地惦着堂下村,惦着那里水的清澈,惦着那里环境的清幽,惦着那里人民的清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烦腻城居、渴望清纯的人们,如果你想找一个心灵的居所,那就请你到石城岩岭堂下村。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岩岭是石城的“青藏高原”,汽车过高田镇不远,便开始爬坡,绕弯,再爬坡,再绕弯。【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许久前,单车去过一次,因为一个人,不熟悉,没有你们那么有福气,只到中小学附近走动下,吃了午饭下午就回来了.【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回复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一天,我跟周东洪书记开玩笑说,有机会能在那里住一晚,该是很有趣味的吧。【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麻子夏天有月光的日子,带上帐篷去露营?
回复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这里的人家,房前屋后架满了木柴,相对于城里人,不免杂乱;但我却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回城后我仍然琢磨着为什么。我悟到的答案是,堂下村人过的是一种原生态的生活,除他们勤于洒扫,保持地面的干净外,他们远离购物用的塑料袋的污染,——我似乎没看见过一只在城里随处可见的让人恶心的各色各样的塑料袋。【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向发哥致敬!
回复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2010-12-25 20:53
知音
宁静安逸的原生态,但愿不要开发,让那里有一片净土。
回复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2010-12-30 19:43
 无了 回复 知音
挺美好的心愿
回复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回复 知音
估计,不会开发到那种地方去【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回复
【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司机廖东升主任\周东洪书记,遗憾,没有小毛的份【引用】宋代大儒温革“儒雅堂”美名下的堂下村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回复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