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生态文明思想者、健康顾问(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自行车骑士,2007暑期单骑“江西石城=北京”5000KM,2008暑期单骑湘赣边3000KM):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市井“补课”谈——地道石城客家方言?  

2012-02-15 15:51:13|  分类: 阅读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井“补课”谈——地道石城客家方言?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市井言语,谈论教育现状。
回复
市井“补课”谈——地道石城客家方言?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1分钟前
草堂主人 回复 草堂主人
倡议归还教师自由时间
回复

市井“补课”谈

 

据周徐子《归来兮,教育!——挚友谈话录20120201》摘编

 

年前,我到理发店剃过年脑。

师傅给我理发的当儿,陆续走进一些待剃的大人小孩,纷纷坐下,边聊边等。我背对着身后的闲聊者,闭目养神,享受着师傅的刀工。

忽然听到他们当中有人说到学校老师之类的话,我睁开眼,竖起耳朵偷听起来:

“你那儿子冇带来剃个过年脑啊。”

“上夜课(晚自习)了。学校也是,年根底下,还补什么课?我那死太细,书不会学书,平时都不上劲,再补也冇用。”

“你是不晓得嘞,补课老师可以多得钱,不趁现在多赚点铜钱,好买过年货,等到什么时候?”

“说起来是哦,发票冇开发票,收多收少都装在老师自己袋子里。”

“你不会喊他不要去补课么?”

“喊了冇用嘞。学校说是说自愿,老师说上新课,你敢不去么?就这一个大细,管他,就多要多子票子过啊。”

“都是我们这些做大人的该死,辛辛苦苦赚了多钱都交到学校里头了。一年到头都说补课,补了也冇见有什么效果,学生老师倒是累得要死。有本事时不要补课,多考几个大学生出来。”

听了这些话,我脸上微微发烫,心里隐隐作痛,百味俱陈,又不是滋味。

 

—————————————————————————— 

引言:春节得便,二三友朋聚首,且饮且谈。酒入愁肠,恣意妄谈,天南地北,国内国外,大事小情,无所不谈,最终又扯到最无聊最乏味最陈旧最无奈的教育话题。看来真是爱之深,忧之切啊!

友:年前,我到理发店剃过年脑。师傅给我理发的当儿,陆续走进一些待剃的大人小孩,纷纷坐下,边聊边等。我背对着身后的闲聊者,闭目养神,享受着师傅的刀工。忽然听到他们当中有人说到学校老师之类的话,我睁开眼,竖起耳朵偷听起来。“你那儿子冇带来剃个过年脑啊。”“上夜课(晚自习)了。学校也是,年根底下,还补什么课?我那死太细,书不会学书,平时都不上劲,再补也冇用。”“你是不晓得嘞,补课老师可以多得钱,不趁现在多赚点铜钱,好买过年货,等到什么时候?”“说起来是哦,发票冇开发票,收多收少都装在老师自己袋子里。””你不会喊他不要去补课么?”“喊了冇用嘞。学校说是说自愿,老师说上新课,你敢不去么?就这一个大细,管他,就多要多子票子过啊。”“都是我们这些做大人的该死,辛辛苦苦赚了多钱都交到学校里头了。一年到头都说补课,补了也冇见有什么效果,学生老师倒是累得要死。有本事时不要补课,多考几个大学生出来。”听了这些话,我脸上微微发烫,心里隐隐作痛,百味俱陈,又不是滋味。有心申辩几句,师傅按住我的头,不便说话,何况我想我的辩白又是多么苍白无力啊。对现在的教育,我自己都一肚子苦水,怎么来说服别人呢?

我:理发店和茶馆一样,三教九流,杂七杂八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有点像子产时代的乡校,这里能听到最底层最真实的民意。(我说的理发店不是发廊洗头店之类的。可惜,现在有点身份的人,一般是不会光顾这样简陋的理发店了,所以这些民声舆情也难以上达大人先生的耳朵)你没有辩白,我想是既难过又无奈。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说的苦水是指对当今教育的不满和批判,能不能借酒浇愁,到一到心中的苦水呢?

友:那些人谈的虽然有些不实之辞,这无关紧要,紧要的从他们谈到的补课我想到学校教学,进而想到整个教育。其实他们已经触碰到教育的痛楚和软肋,这就是,我们教育已经走上了与教育规律背道而驰、不按科学办教育的道路,并渐行渐远,深陷反教育的泥淖。就以补课来说,全国上下,城市乡村,补课已然成风,明里暗里,鲜有不补课的学校,有条件的要补,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补,学习好的要补,学习差的也要补,毕业班要补,非毕业班也要补,高中初中要补,小学也要补。无论寒暑,不分昼夜,不惜挤占一切节假日。想方设法增加学习时间,补,补,补,没完没了地补。学校如此,家庭也如此,家长想着法请家教,搞强化,不让孩子做一丁点家务,除了极为有限短暂的吃喝拉撒睡的时间外,要求孩子都用在学习上。学校和家长认为,尽量增加学习时间是提高学习成绩的不二法门。殊不知,这是违背规律的,甚至是背离常识的。健康的身体是工作学习的保证,基本睡眠都得不到满足,怎么有良好的体质?青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该长身体时正常发育都不能,谈何健康?工作学习有张有弛效率才高,为什么要设节假日、双休日?为什么一节课不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调节身心。极端寒暑天气和重大节日为什么要放假?因为人的生理需要和精神需要。大热大冷天上课和节日氛围浓郁的时候补课,不顾学生的身体和心理,教学效果到底有多少?这些都是常识问题,其中隐含了教育的规律。

我:说到补课我想到与此相关的学校任意增删课程课时的现象,尽量缩减与高考中考无关的学科课时,如艺术、体育、劳动实践,挤占一切课余时间,如早晨、中午、傍晚、晚上,甚至课间十分钟,其目的都是以增加学习时间求得学习成绩(分数),这些做法不也是违背规律吗?课程的设置是非常严格的,是经过科学论证得出的结论,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不是单靠几门考试学科能培育的,以应试教育代替教育严重背离教育大道,舍本逐末,培养的学生只能是身心扭曲的,几门学科分数的提高不是教育的目的。

友:去年年底,校车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我不谈论校车为什么会出事,只谈论为什么需要校车。学生上学要坐校车就是路途远,为什么会路途远?学校离家远,读一二年级的学生都要走十几里甚至二三十里路才能到学校。这是中国近十来年发生的事,一声令下,呼啦一下学校都合并了,本来上小学本村就行,至多走几里地,现在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走两三个小时。如果学校有宿舍,不走也可以,那就住校。大家想想,六七岁十来岁的孩子常年累月走这么远安全吗?没有车,路上要花费多少时间?就算是住校,这合乎情理吗?小孩子这个年龄最需要亲情,最需要家庭教育,让他们过早地脱离父母,失去家教,能健康成长吗?

我:还真是,违背教育规律的事还有。比如我们的成人世界(包括学校和教师)言行不一、缺乏诚信、损公肥私、损人利己、权钱交易、疏通关系、金钱第一、追求权力、贪图享乐不都在潜移默化或直接影响学生吗?

友:我们现在的教育很小气,很鄙陋,没有宏大的气魄,没有高远的理想。动不动就比考了多少名牌大学生,获得了多少奥赛奖牌,而不比较学生在十几年二十几年后成了什么样的人,这些人为社会为国家做出了什么贡献。我一直很关注民国时期也就是上世纪前半叶的教育,认真研读了那个时期一些教育家的著作,我认为我们现在的教育与那个时期的教育比真是倒退了,而且退得不可以道里计,是质的倒退,是蜕化,无论教育观念还是教育实践都有霄壤之别。那时的教育是生动的活的教育,现在的教育是沉闷的死的教育;那时的教育是培养人的教育,现在的教育是培养分数的教育。

我:我完全赞同你的看法,再补充一点,就是那时的教育是讲究科学运用科学的教育,现在的教育是无视科学违反科学的教育。那时的教育人把办教育当成科学研究,要亲力亲为去实验,蔡元培、陶行知、晏阳初、陈鹤琴、叶圣陶、胡适之、张伯苓等等无不排除干扰,严谨认真躬行自己的教育主张,从学校精神的培育、校园建设、办学目标的厘定、课程设置到教材编写都一丝不苟。反观我们现在学校的办学者和教师,有几人有科学的态度和方法来办学教书育人?不要说其他,就说提高成绩,搞应试教育,也就知道按惯性思维一味依赖增加学习时间和机械重复的题海战术增大劳动强度,美其名曰苦学苦教。有几个教师针对教学中的老大难问题静下心来研读一些书籍,制定研究计划,用一个教学周期去实践反思,再研究再总结,反复比较,最后找到一些普遍性的东西?教学上如此,育人上更是如此。学生出问题,一味责怪,不去研究,不去深入调查。现在搞的一些课题研究基本上是为了蝇头小利蜗角虚名,敷衍了事,根本不为解决实际问题。

友:看来,我们的教育应该回归的教育大道——规律——上来,回归的办法就是依靠科学运用科学教书育人。

我:归来兮,教育!干杯!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