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鸟人文化集团总策划 | 生态文明志愿者(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太极拳经谱【集】  

2012-02-22 16:27:28|  分类: 养生健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意境《太极拳经谱【转】》

太极拳经谱
 
 

 

 王宗岳

 太极者,无极而生,阴阳之母也。动之则分,静之则合。无过不及,随曲就伸。人刚我柔谓之走,我顺人背谓之粘。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虽变化万端,而理为一贯。由招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然非用力日久,不能豁然贯通焉。虚灵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左重则左虚,右重则右杳。仰之则弥高,府之则弥深,进之则愈长,退之则愈促。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盖皆由此而及也。斯技旁门甚多,虽势有区别,概不外,壮欺弱,慢让快耳。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是皆先天自然之能,非关学力而有为也。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耋御众之形,快何能为。立如秤准,活如车轮,偏沉则随,双重则滞。每见数年纯功,不能运化者,率皆自为人制,双重之病未悟而。欲避此病,须知阴阳;粘即是走,走即是粘,阳不离阴,阴不离阳;阴阳相济,方为懂劲。懂劲后,愈练愈精,默识揣摩,渐至从心所欲。本是舍己从人,多误舍近求远。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学者不可不详辨焉。是为论。
 

 

拳论
 

 

 
 一举动中周身俱要轻灵,尤须贯串,气宜鼓荡、神宜内敛,无使有缺陷处、无使有凸凹处、无使有断续处,其根在脚,发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向前退後乃能得机得势,有不得机得势处,身便散乱其病必於腰腿求之,上下前後皆然。凡此皆是。意不在外面,有上即有下,有前则有後,有左则有右,如意要向上即寓下意,若将物掀起即加以挫之之意;斯其根自断。乃坏之速,而无疑。虚实宜分清楚,一处有一处虚实。周身节节贯串,无令丝毫间断耳。

   长拳者,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也。掤、捋、挤、按、采、挒、肘、靠,此八卦也。进步、退步、左顾、右盼、中定,此五行也,「掤捋挤按」,即乾坤坎离四正方也。「采挒肘靠」,即巽震兑艮四斜角也。「进退顾盼定」,即金木水火土也。合之则为「十三势」也。

  「原注云:此系武当山张三丰祖师遗论欲天下豪杰延年益寿不徒作技艺之末也」「太极拳由张三丰所创此说法,始於武禹让,但据考证并非如此,故此文何人所作无法得知」
 


 


打手歌
 

 

 掤捋挤按须认真。

上下相随人难进。

任他巨力来打吾。

牵动四两拨千斤。

引进落空合即出。

沾连粘随不丢顶。
 


 

 

拳经总歌
 

 

 
陈王廷著(明末清初时人,陈氏太极拳的创始人)

  纵放屈伸人莫知,诸靠缠绕我皆依。

  劈打推压得进步,搬搁横采也难敌。

  钩掤逼沉人人晓,闪惊取巧有谁知,佯输诈走谁云败,引诱回冲致胜归。

  滚拴搭扫灵微妙,横直劈砍奇更奇,截进遮拦穿心肘,迎风接步红炮捶。

  二换扫压挂面脚,左右边簪庄跟腿,截前压後无缝锁,声东击西要熟识。

  上笼下提君须记,进攻退闪莫迟迟,藏头盖面天下有,惯心剁胁世间稀。

  教师不识此中理,难将武艺论高低。「注:此歌见於陈氏两仪堂本拳谱,歌词显受戚继光影响,为总括太极拳五路、长拳一百八势一路及炮捶一路之理法,唐豪考定为陈王廷原著。」
 


 


十三势歌
 

 

  清乾隆年间山右

    王宗岳

  一名长拳,一名十三势。长拳者,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也。十三势者,掤、捋、挤、按、采、挒、肘、靠。进、退、顾、盼、定也。掤、捋、挤、按、即坎、离震、兑,四正方也。采、挒、肘、靠,即乾、坤、良、巽,四斜角也。此八卦也。进步、退步左顾、右盼、中定,即金、木、水、火、土也。此五行也。合而言之,曰十三势。

  十三总势莫轻视。命意源头在腰际。

  变转虚实须留意。气遍身躯不少滞。

  静中触动动犹静。因敌变化示神奇。

  势势存心揆用意。得来不觉费功夫。

  刻刻留意在腰间。腹内松静气腾然。

  尾闾中正神贯顶。满身轻利顶头悬。

  仔细留心向推求。屈伸开合听自由。

  入门引路须口授。功夫无息法自修。

  若言体用何为准。意气君来骨肉臣。

  想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春。

  歌兮歌兮百四十。字字真切意无遗。

  若不向此推求去。枉费功夫贻叹息。
 


 


十三势行功解
 

 

 
 以心行气。务令沉着。乃能收敛入骨。以气运身。务令顺遂。乃能便利从心。精神能提得起。则无迟重之虞。所谓头顶悬也。意气须换得灵。乃有圆活之趣。所谓变转虚实也。发劲须沉着松静。专注一方,立身须中正安舒。支撑八面,行气如九曲珠。无往不利(气遍身躯之谓)。运动如百炼钢。无坚不摧。形如搏兔之鹄。神如捕鼠之猫。静如山岳。动如江河。蓄劲如开弓。发劲如放箭。曲中求直。蓄而后发。力由脊发。步随身换。收即是放。断而复连。往复须有折迭。进退须有转换。极柔软。然后极坚刚。能呼吸。然后能灵活。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余。心为令。气为旗。腰为纛。先求开展。后求紧凑。乃可臻于缜密矣。

 又曰。彼不动。己不动。彼微动。己先动。劲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又曰。先在心。后在身。腹松气敛入股。神舒体静。刻刻在心。切记一动无有不动。一静无有不静。牵动往来气贴背。而敛入脊骨。内固精神。外示安逸。迈步如猫行。运劲如抽丝。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气。在气则滞。有气者无力。无气者纯刚。气若车轮。腰如车轴。
 


 


太极拳经谱
 

 

  清同光时期陈鑫

  太极两仪,天地阴阳,阖辟动静,柔之与刚。

  屈伸往来,进退存亡,一开一合,有变有常。

  虚实兼到,忽见忽藏,健顺参半,引进精详。

  或收或放,忽弛忽张,错综变化,欲抑先扬。

  必先有事,勿助勿忘,真积力久,质而弥光。

  盈虚有象,出入无方,神以知来,智以藏往。

  宾主分明,中道皇皇,经权互用,补短截长。

  神龙变化,储测汪洋?沿路缠绵,静运无慌。

  肌肤骨节,处处开张,不先不後,迎送相当。

  前後左右,上下四旁,转接灵敏,绕急相将。

  高擎低取,如愿相偿,不滞於迎,不涉於虚。

  至诚运动,擒纵由余,天机活泼,浩气流行。

  佯输诈败,制胜权衡,顺来逆往,令彼莫测。

  因时制宜,中藏妙诀,上行下打,断不可偏。

  声东击西,左右威宣,寒往暑来,谁识其端?

  千古一日,至理循环,上下相随,不可空谈。

  循序渐进,仔细研究,人能受苦,终跻浑然。

  至疾至迅,缠绕回旋,离形得似,何非月圆。

  精练已极,极小亦圈,日中则反,月满则亏。

  敌如诈诱,不可紧追,若界限,势难转回。

  况一失势,虽悔何追?我守我疆,不卑不亢,九折羊肠,不可稍让;如让他人,人立我跌,急与争锋,能上莫下;多占一分,我据形胜,一夫当关,万人失勇。沾连粘随,会神聚精,运我虚灵,弥加整重。细腻熨帖,中权後劲,虚笼诈诱,只为一转;来脉得势,转关何难?

  宜中有虚,人己相参;虚中有实,孰测机关?

  不遮不架,不顶不延,不软不硬,不脱不沾,突如其来,人莫知其所以然,只觉如风摧倒,跌翻绝妙,灵境难以言传。试一形容:手中有权,宜轻则轻,斟酌无偏;宜重则重,如虎下山。引视彼来,进由我去;来宜听真,去贵神速。一窥其势,一觇其隙,有隙可乘,不敢不入,失此机会,恐难再得!一点灵境,为君指出。至於身法,原无一定,无定有定,在人自用。横竖颠倒,立坐卧挺,前俯後仰,奇正相生。迥旋倚侧,攒跃皆中皆有中气放收,宰乎其中。千变万化,难绘其形。气不离理,一言可罄,开合虚实,即为拳经。用力日久,豁然贯通,日新不已,自臻神圣。浑然无迹,妙手空空,若有鬼神,助我虚灵,岂知我心,只守一敬。
 


 

 

太极拳发蒙缠丝劲论
 

 

  陈鑫

 太极拳,缠法也。缠法如螺丝形运於肌肤之上,平时运动恒用此劲,故与人交手,自然此劲行乎肌肤之上,而不自知,非久于其道不能也。其法有:进缠,退缠;左缠,右缠,上缠,下缠;里缠,外缠;顺缠,逆缠;大缠,小缠。而要莫非以中气行乎其间,即引即进,皆阴阳互为其根之理也。或以为软手;手软何能接物应事?若但以迹象视之,似乎不失於硬,故以为软手。其周身规矩:顶劲上领,档劲下去要撑圆,要合住:两肩松下,两肘沉下,两手合住,胸向前合;目勿旁视,以手在前者为的;顶不可倒塌,胸中沉心静气;两膝合住劲,腰劲下去;两足常用钩劲,须前後合住劲,外面之形,秀若处女,不可带张狂气,一片幽闲之神,尽是大雅风规。至於手中,其权衡皆本於心,物来顺应,自然合进退、缓急、轻重之宜。此太极之阴阳相停,无少偏倚,而为开合之妙用也。其为道岂浅鲜哉!
 


 

 

太极拳推原解
 

 

 
 清同光时期 陈鑫

太极拳者,权也,所以权物而知其轻重者也。然其理实根乎太极,而其用不遗乎两拳。且人之一身,浑身上下都是太极,即浑身上下都是拳,不得以一拳目拳也。其枢在一心,心主乎敬,又主乎静;能敬而静,自葆虚灵;天君有宰,百骸听命。动则生阳,静则生阴,一动一静,互为其根。清气上升,浊气下降,百会、中极,一体管键。初学用功,先求伏应,来脉转关,一气相生,手眼为活,不可妄动。其为气也,至大至刚,直养无害,充塞天地,配义与道,端由集义,浑灏流行,自然一气。轻如杨花,坚如金石,虎威比猛,鹰扬比疾。行同乎水流,止伴乎山立。进为人所不及知,退亦人所莫名速。理精法密,条理缕析。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於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中和元气,随意所之,意之所向,全神贯注。变化犹龙,人莫能测,运用在心,此是真诀。不偏不倚,无过不及,内以修身,外以制敌。临时制宜,只因素裕。不即不离,不沾不脱,接骨斗笋,细心揣摩,真积力久,升堂入室。
 


 

 

太极拳总论
 

 

 纯阴无阳是软手,纯阳无阴是硬手。一阴九阳根头棍,二阴八阳是散手,三阴七阳犹觉硬,四阴六阳显好手,惟有五阴并五阳,阴阳无偏称妙手。

  妙手一看一太极,空空迎化归乌有。
 


 


用武要言
 

 

 要诀云:捶自心出。拳随意发,总要知己知彼,随机应变。心气一发,四肢皆动,足起有地,动转有位,或粘而游,或连而随,或腾而闪,或折而空,或而,或挤而捺。

拳打五尺以内,三尺以外,远不发肘,近不发手,无论前後左右,一步一捶,遇敌以得人为准,以不见形为妙。

拳术如战术,击其无备,袭其不意,乘击而袭,乘袭而击,虚而实之,实而虚之,避实击虚,取本求末。出遇众围,如生龙活虎之状,逢击单敌,以巨炮直轰之势。

上中下一气把定,身手足规距绳束,手不向空起,亦不向空落,精敏神巧全在活。古人云:能去,能就,能刚,能柔,能进,能退,不动如山岳,难知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眩耀如三光,察来势之机会,揣敌人之短长,静以待动,动以处静,然後可言拳术也。

  揣敌人之短长,静以待动,动以处静,然後可言拳术也。

要诀云:借法容易,上法难,还是上法最为先。

战斗篇云:击手勇猛,不当击梢,迎面取中堂,抢上抢下势如虎,类似鹰鹤下鸡场;翻江拨海不须忙,单凤朝阳最为强;云背日月天交地,武艺相争见短长。

要诀云:发步进入须进身,身手齐到是为真,法中有诀从何取,介开其理妙如神。

古有闪进打顾之法:何为闪,何为进,进即闪,闪即进,不必远求。何为打,何为顾,顾即打,打即顾,发手便是。

       古人云:

  心如火药,手如弹,灵机一动,鸟难逃。

  身似弓弦,手似箭,弦响鸟落显奇神。

  起手如闪电,电闪不及合眸。袭敌如迅雷,雷发不及掩耳。

  左过右来,右过左来;手从心内发,落向前落。

  力从足上起,足起犹火作。上左须进右,上右须进左,发步时足根先著地,十指要爬地,步要稳当,身要庄重,去时撤手,著人成拳。

  上下气要均停,出入以身为主宰;不贪,不歉,不即,不离。

  拳由心发,以身催手,一肢动百骸皆随;一屈,统身皆屈;一伸,统身皆伸;伸要伸得尽,屈要屈得紧。如卷炮卷得紧,崩得有力。

  战斗篇云:不拘提打,按打、击打、冲打、膊打、肘打胯打、腿打、头打、手打、高打、低打、顺打、横打、进步打、退涉打、截气打、借气打、以及上下百般打法,总要一气相贯。出身先占巧地,是为战斗要诀。

  骨节要对,不对则无力,手把要灵,不灵则生变。发手要快,不快则迟误。

  打手要狠,不狠则不济。脚手要活,不活则担险。

  存心要精,不精则受愚。发身:要鹰扬猛勇,泼皮胆大,机智连环。

  勿畏惧迟疑;如关临白马,赵临长板,神威凛凛,波开浪裂,静如山岳,动如雷发。

                 

  要诀云:人之来势,务要审察,足踢头前,拳打膊乍,侧身进步,伏身起发。

                 

  足来提膝,拳来肘发,顺来横击,横来棒压,左来右接,右来左迎,远便上手,近便用肘,远便足踢,近便加膝。

                 

  拳打上风,审顾地形,手要急,足要轻,察势如猫行。

                 

  心要整,目要清,身手齐到始成功。

                 

  手到身不到,击敌不得妙。手到身亦到,破敌如摧草。

                 

  战斗篇云:善击者,先看步位,後下手势。

                 

  上打咽喉,下打阴,左右两协并中心。前打一丈不为远,近打只在一寸间。

                 

  要诀云:操演时面前如有人,对敌时有人如无人。

                 

  面前手来不见手,胸前肘来不见肘。手起足要落,足落手要起。

                 

  心要占先,意要胜人,身要攻入,步要过人,头须仰起,胸须现起,腰须坚起,丹田须运起,自顶至足,一气相贯。

                 

  战斗篇云:胆战心寒者,必不能取胜。不能察形势者,必不能防人。

                 

  先动为师,後动为弟,能教一思进,莫教一思退。

                 

  胆欲大而心欲小,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而已。

                 

  一而运乎二气,行乎三节,现乎四梢,统乎五行。

                 

  时时操演,朝朝运化,始而勉强,久而自然。

                 

  拳术之道学,终於此而已矣。

                 

  「按语:此论原为形意拳谱,经陈鑫以太极拳理法加以修订约十之二、三。定名为《三三拳谱》。1935年,陈照丕编著《陈氏太极拳汇宗》,收入此论,但标为陈长兴所著。又对陈王廷《拳经总歌》及长拳一百八势谱,俱标为陈长兴所著,谬矣。

                 

  「按,炮唾练至刚快发劲阶段,近似形意拳、心意拳,其理法亦颇多相通处,故为编入,供练习炮捶者参考。1981年8月顾留馨记」
 

 

太极拳十大要论
 

 

 
                 

  陈鑫

                 

  第一章理

                 

  夫物,散必有统,分必有合,天地间四面八方,纷纷者各有所属,千头万绪,攘攘者自有其源。盖一本可散为万殊,而万殊咸归於一本,拳术之学,亦不外此公例。夫太极拳者,千变万化,无往非劲,势虽不侔,而劲归於一,夫所谓一者,自顶至足,内有脏俯筋骨,外有肌肤皮肉,四肢百骸相联而为一者也。破之而不开,撞之而不散,上欲动而下自随之,下欲动而上自领之,上下动而中部应之,中部动而上下和之,内外相连,前後相需,所谓一以贯之者,其斯之谓欤!而要非勉强以致之,袭焉而为之也。当时而动,如龙如虎,出乎而尔,急加电闪。当时而静,寂然湛然,居其所而稳如山岳。且静无不静,表里上下全无参差牵挂之意,动无不动,前後左右均无游疑抽扯之形,洵乎若水之就下,沛然莫能御之也。若火机之内攻,发之而不及掩耳。不暇思索,不烦拟议,诚不期然而己然。盖劲以积日而有益,工以久练而後成,观圣门一贯之学,必俟多闻强识,格物致知,力能有功,是知事无难易,功惟自进,不可躐等,不可急就,按步就序,循次渐进,夫而後百骸筋节,自相贯通,上下表里,不难联络,庶乎散者统之,分者合之,四肢百骸总归於一气矣。

                 

  第二章气

                 

  天地间未有一往而不返者,亦未常有直而无曲者矣;盖物有对待,势有回还,古今不易之理也。常有世之论捶者,而兼论气者矣。夫主於一,何分为二?所谓二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阴阳也。捶不能无动静,气不能无呼吸。呼则为阳,吸则为阴,上升为阳,下降为阴,阳气上升而为阳,阳气下行而为阴,阴气上升即为阳,阴气下行仍为阴,此阴阳之所以分也。何谓清浊?升而上者为清,降而下者为浊,清者为阳,浊者为阴,然分而言之为阴阳,浑而言之统为气。气不能无阴阳,即所谓人不能无动静,鼻不能无呼吸,口不能无出入,而所以为对待迥还之理也。然则气分为二,而贯於一,有志於是途者,甚勿以是为拘拘焉耳。

                 

  第三章三节

                 

  夫气本诸身,而身节部甚繁,若逐节论之,则有远乎拳术之宗旨,惟分为三节而论,可谓得其截法:三节上、中、下,或根、中、梢也。以一身言之;头为上节,胸为中节,腿为下节。以头面言之,额为上节,鼻为中节,口为下节以中身言之,胸为上节,腹为中节,丹田为下节。以腿言之,膀为恨节,膝为中节,足为梢节。以臂言之,膊为恨节,肘为中节,手为梢节。以手言之,腕为根节,掌为中节,指为梢节。观於此,而足不必论矣。然则自顶至足,莫不各有三节也,要之,既莫非三节之所,即莫非著意之处,盖上节不明,无依无宗,中节不明,满腔是空,下节不明,颠覆必生。由此观之,身三节部,岂可忽也?至於气之发动,要从梢节起,中节随,根节催之而已。此固分而言之;若合而言之,则上自头顶,下至足底,四肢百骸,总为一节,夫何为三节之有哉!又何三节中之各有三节云乎哉!

                 

  第四章四梢

                 

  於论身之外,而进论四梢。夫四梢者,身之余褚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气者亦所罕闻,然捶以由内而发外,气本诸身而发梢,气之为用,不本诸身,则虚而不实;不行於梢,则实而仍虚?;梢亦可弗讲乎!若手指足特论身之梢耳!而未及梢之梢也。四梢惟何?发其一也,夫发之所系,不列於五行,无关於四体,是无足论矣,然发为血之梢,血为气之海,纵不本诸发而论气,要不可虽乎血以生气;不虽乎血,即不得不兼乎发,发?骞冢易阋印R?舌为肉之梢,而肉为气之仁,气不能行诸肉之梢,即气无以充其气之量,故必舌欲催齿,而肉梢足矣。至於骨梢者,齿也,筋梢者,指甲也,气生於骨而联於筋,不及乎齿,即不及乎骨之梢,不及乎指甲,即不及乎筋之梢,而欲足尔者,要非齿欲斯筋,甲欲透骨不能也。果能如此,则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气自足矣,岂复有虚而不宜,实而仍虚之弊乎!

                 

  第五章五脏

                 

  夫捶以言势,势以言气,人得五脏以成形,即由五脏而生气,五脏实为性命之源,生气之本,而名为心,肝,脾,肾也。心属火,而有炎上之象。肝属木,而有曲直之形。脾属土,而有敦厚之势,肺属金,而有从革之能。肾属水,而有润下之功。此及五脏之义而犹准之於气,皆有所配合焉。凡世之讲拳术者,要不能离乎斯也。其在於内胸廊为肺经之位,而肺为五脏之华;盖故肺经动,而诸脏不能不动也。两乳之中为心,而肺抱护之。肺之下膈之上,心经之位也。心为君,心火动,而相火无不奉命焉;而两乳之下,右为肝,左为脾,背之十四骨节为肾,至於腰为两背之本位,而为先天之第一,又为诸脏之根源;故肾足,则金木,水,火,土,无不各显生机焉。此论五脏之部位也。然五脏之存乎内者,各有定位,而见於身者,亦有专属,但地位甚多,难以尽述,大约身之所系,中者属心,窝者属肺,骨之露处属肾,筋之联处属肝,肉之厚处属碑,想其意,心如猛,肝如箭,脾之力大甚无穷,肺经之位最灵变,肾气之动快如风,是在当局者自为体验,而非笔墨所能尽罄者也。

                 

  第六章三合

                 

  五脏既明,再论三合,夫所谓三合者,心与意合,气与力合,筋与骨合,内三台也。手与足合,肘与膝合,肩与膀合,外三合也。若以左手与右足相合,左肘与右膝相合,左肩与右膀相合,右肩与左亦然。以头与手合,手与身合,身与步合,孰非外合。心与目合,肝与筋合,脾与肉合,肺与身合,肾与骨合,执非内合。然此特从变而言之也。总之。一动而无不动,一合而无不合,五脏百骸悉在其中矣。

                 

  第七章六进

                 

  既知三合,犹有六进。夫六进者何也?头为六阳之首,而为周身之主,五官百骸莫不体此为向背,头不可不进也。手为先锋,根基在膊,膊不进,则手却不前矣;是膊亦不可不进也。气聚於腕,机关在腰,腰不进则气馁,而不实矣;此所以腰贵於进者也。意贯周身,运动在步,步不进而意则索然无能为矣;此所以必取其进也。以及上左必进右。上右必进左。共为六进,此六进者,孰非著力之地欺!要之:未及其进,合周身毫无关动之意,一言其进,统全体全无抽扯之形,六进之道如是而已。

                 

  第八章身法

                 

  夫发手击敌,全赖身法之助,身法维何?纵,横,高,低,进,退,反,侧而已。纵,则放其势,一往而不返。横,则理其力,开拓而莫阻。高,则扬其身,而身有增长之意。低,则抑其身,而身有攒促之形。当进则进,弹其力而勇往直前。当退则退,速其气而回转扶势。至於反身顾後,後即前也。侧顾左右,左右恶敢当我哉。而要非拘拘焉而为之也。察夫人之强弱,运乎己之机关,有忽纵而忽横,纵横因势而变迁,不可一概而推。有忽高而忽底,高底随时以转移,岂可执一而论。时而宜进不可退,退以馁其气。时而宜退,即以退,退以鼓其进。是进固进也,即退亦实以助其进。若反身顾後。而後不觉其为後。侧顾左右,而左右不觉其为左右。总之:现在眼,变化在心,而握其要者,则本诸身。身而前,则四体不命而行矣。身而怯,则百骸莫不冥然而处矣。身法顾可置而不论乎。

                 

  第九章步法

                 

  今夫四肢百骸主於动,而实运以步;步者乃一身之根基,运动之枢纽也。以故应战,对战,本诸身。而所以为身之砥柱者,莫非步。随机应变在於手。而所以为手之转移者,又在於步。进退反侧,非步何以作鼓动之机,抑扬伸缩,非步何以示变化之妙。即谓观察在眼,变化在心,而转变抹角,千变万化,不至穷迫者,何莫非步之司命,而要非勉强可致之也。动作出於无心,鼓舞出於不觉,身欲动而步以为之周旋,手将动而步亦早为之催迫,不期然而已然,莫之驱而若驱,所谓上欲动而下自随之,其斯之谓欤!且步分前後,有定位者,步也。无定位者,亦步也。如前步进,而後步亦随之,前後自有定位也。若前步作後步,後步作前步,更以前步作後步之前步,後步作前步之後步,前後亦自有定位矣。总之:捶以论势而握要者步也。活与不活,在於步,灵与不灵亦在於步。步之为用大矣哉!

                 

  第十章刚柔

                 

  夫拳术之为用,气与势而已矣。然而气有强弱,势分刚柔,气强者取乎势之刚,气弱者取乎势之柔,刚者以千钧之力而扼百钧,柔者以百钧之力而破千钧,尚力尚巧,刚柔之所以分也。然刚柔既分,而发用亦自有别,四肢发动,气行谙外,而内持静重,刚势也。气屯於内,而外现轻和,柔势也。用刚不可无柔,无柔则还不速。用柔不可无刚,无刚则催逼不捷,刚柔相济,则粘,游,连,随,腾,闪,折,空,,,挤,捺。无不得其自然矣。刚柔不可偏用,用武岂可忽耶。
 


 

 

五字诀
 

 

 
                 

  李亦畬

                 

  一曰心静。心不静则不专,一举手,前后左右全无定向,故要心静。起初举动未能由己,要悉心体认,随人所动,随屈就伸,不丢不顶,勿自伸缩。彼有力我亦有力,我意在先;彼无力我亦无力,我意仍在先。要刻刻留心,挨何处心要用在何处,须向不丢不顶中讨消息。从此做去,一年半载便能施于身。此全是用意,不是用劲,久之则人为我所制,我不为人制亦。

                 

  二曰身灵。身滞则进退不能自如,故要身灵。举手不可有呆像。彼之力方碍我皮毛,我之意已入彼骨里。两手支撑,一气贯穿。左重则左虚,而右已去;右重则右虚,而左已去。气如车轮,周身俱要相随,有不相随处,身便散乱,便不得力,其病于腰腿求之。先以心使身,从人不从己。后身能从心,由己仍是从人。由己则滞,从人则活。能从人,手上便有分寸。秤彼劲之大小,分厘不错;权彼来之长短,毫发无差。前进后退,处处恰合,功弥久而技弥精亦。

                 

  三曰气敛。气势散漫,便无含蓄,身易散乱。勿使气敛入脊骨。呼吸通灵,周身罔间。吸为合为蓄,呼为开为发。盖吸则自然提得起,亦拿得人起;呼则自然沉得下,亦放得人出。此是以意运气,非以力使气也。

                 

  四曰劲整。一身之劲,练成一家。分清虚实,发劲要有根源。劲起脚跟,主宰于腰,行于手指,发于脊背。又要提起全副精神,于彼劲将出未发之际,我劲已接入彼劲,恰好不后不先,如皮燃火,如泉涌出。前进后退,无丝毫散乱,曲中求直,蓄而后发,方能随手奏效。此谓“借力打人,四两拨千斤”也。

                 

  五曰神聚。上四者具备,总归神聚。神聚则一气故铸,练气归神,气势腾挪。精神贯注,开合有致,虚实清楚。左虚则右实,右虚则左实。虚非全然无力,气势要有腾挪;实非全然占煞,精神要贵贯注。紧要全在胸中腰间运化,不在外面。力从人借,气由脊发。胡能气由脊发:气向下沉,由两肩收于脊骨,注与腰间,此气之由上而下也,味之合;由腰行于脊骨,布于两膊,施于手指,此气之由下而上也,味之开。合便是收,开即是放。能懂得开合,便知阴阳。至此地位,工用一日,技精一日,渐至从心所欲,罔不如意矣。
 


 

 

近百年来太极拳的演变
 

 

 
                 

  明末清初创造的太极拳,由于时代需要不同,当初是偏重于技击性的。拳套中有腾空一字腿落地和双手落地,双足先后向上蹬踢等高难度动作,有扑腿下腰以面部掠地面经前足尖而起的腰腿极为柔软的动作等。由于太极拳结合了导引、吐纳和经络学说,采取了螺旋缠丝式的弧形运动,就更扩大了运动效果,加大了爆发力量。这种结合,目的虽为技击,但它本身就包含着疗病保健的因素。

                 

  一切事物总是随着时间、地点和条件的不同而变化着的。随着时代的进展,陈王廷所创造的拳套,既有继承典型的一面,也有创造发展的一面。

                 

  百年前,由于火器的演进,拳技之勇在战场上的作用逐渐缩小,促使武术家们重新考虑练习武术的目的和发展方向的问题。因此太极拳家开始提出了:“详推用意终何在?益寿延年不老春”的口号。显而易见,这是太极拳开始从技击转向保健的启蒙思想。

                 

  运动量较大,难度较高的武术套路,对于老年人来说,即使是锻炼有素的武术家到达老年期也是不能适就的。这是太极拳套路动作上必然要引起变化的另一发展规律。

                 

  陈王廷创造的七套拳套,经五传至陈长兴(1771-1853年)、陈有本这一代,原来一百零八势的长拳和太极拳(一名十三势)第二路至第五路,在陈家沟已很少有人练习,陈氏拳家已经由博返约,专精于太极拳第一路和炮捶(现称陈式太极拳第二路);并且从这一时期起,为了适应不同的学习对象,陈氏太极拳第一路又有老架、新架之分,随后新架又出现了赵堡架。

                 

  为了适应保健的需要,陈家沟拳家陈有本首先创造了新架,架式和老架一样宽大,逐渐扬弃了原有的某些高难度的动作。有本的学和族侄青萍,也创造了一套架式,小巧紧凑,动作缓慢,练会后逐步加圈,以至极为复杂;在不改变套路的而下,由简入繁,逐步提高技巧。因为青萍赘婿于距陈家沟不远的赵堡镇,在赵堡镇教拳,因此人们称作赵堡架。

                 

  与陈有本同时的陈家沟拳师陈长兴练的拳属于陈王廷旧传的架式宽大的老架系统,直到他的学生杨禄禅(1799-1872年)到北京传习时,为了适应保健需要,又逐渐改编了拳套动作。经禄神第三子健侯(1839-1917年)修改为中架子,又经健侯第三子澄甫(1883-1936年)一再修订定型为大架子,成为著名的目前流行最广的杨式太极拳,杨禄禅和次子班侯(1837-1892年)复教了满族人全佑一套小架子,后由全佑子吴鉴泉(1870-1942年)传授,即目前流行的吴式太极拳,流行之广仅次于杨式。吴式小巧紧凑,速度均匀,不纵不跳,与杨式同一趋向。

                 

  永年人武禹襄(1812-1880年),从杨禄禅学陈氏老架,又从陈青萍学习新创套路,从则创造了武术。武氏架式紧凑,强调开合虚实。武传李亦(余田)(1832-1892年),李传郝为真(1849-1920年),郝传孙禄堂(1861-1932年)。孙为形意拳、八卦拳名家,参合三派之长,另创造了架高步活的太极拳,姿势参取杨式,理论兼采形意,现称孙式太极拳(也有人称作“开合太极拳”)。

                 

  至于陈氏老架太极拳的传习,自从陈长兴的曾孙陈发科(1887-1957年)于1928年去北京传习后,为那些已练过各式太极拳有年者及年轻力壮者所爱好。近年来也逐渐推行到全国各大城市。

                 

  各式新创的太极拳,各具特点和风格,架式虽然有繁间大小的不同,但其锻炼原则均主张由松入柔,运柔成刚,要求达到刚柔相济。这些新创的太极拳都是经过前辈勤学苦练,下过一番推陈出新的功夫,几经修改而最后定型的。因此只要能遵循因人而异和循序渐进的原则,它们都能分别适应于疗病保健、增强体质和练习技击等不同的要求。太极拳的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它具有这种广泛的适就性。

                 

  陈氏新架、赵堡架、杨架、武架、吴架和孙架等,都是根据陈氏老架太极拳第一路改编而成,所以架式虽有不同,可是套路的结构程序,仍然按照第一路老架,它的演变痕迹是很显著的。

                 

  各种新创架式跟老架主要不同之点是:陈式老架第一路间或有窜蹦跳跃、发劲和震足等动作,这对年老体弱者较难适应,而新创架式都逐渐扬弃了这些动作,以便既能适合年轻力壮者练,又能适合疗病保健者练。陈式老架第一路也经陈发科于晚年作了些修改,使之更利于普及。

                 

  各式太极拳发展到目前,尽管它们在架式上和风格上各具特色,但是锻炼的原则和要领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是陈式第二套套路,尚保留较多的发劲动作,特别强调窜蹦跳跃和腾挪闪战,速度较快,所以与其它各式显有不同。

                 

  太极拳套路和双人推手方法,历来就是相辅而行的。随着拳套的发展趋向,推手方法在内容上也有了变化。

                 

  原来陈王廷创造的推手方法,是综合了擒法、拿法、跌法和掷打(放劲)法的竞技运动,跟摔跤一样,最能发展体力,技击性很强。推手时,在上部双方两臂互粘贴缠绕而推,在下部前足也在粘化,并且在引进消化的时候,后腿屈膝下蹲,前腿足尖翘起,腿肚着地,彼此一进一退,随势起落,腰腿必须柔活有力,运动量极大,非一般人所能锻炼;并且由于擒法、拿法、跌法、掷打法的兼施并用,容易使人感到创痛,因此在普及推行上就受到一定的限制。

                 

  新创各种架式的推手方法,都逐渐改为跌、不管住脚和不下蹲及地的推法;在擒拿法方面,仅主张拿住对方劲路,而不许采用按脉截脉的擒法和反筋背骨的拿法。新的推手方法,着重发展了练习皮肤触觉和内体感觉灵敏的沾连粘随,并乘势借力而放劲的一面,使人练习时感到兴趣盎然,同时并可在避免伤痛的条件下各分胜负,因此为很多人喜爱。一般体弱者也爱好这种推手方法,表现为胜者色喜,负者欣然,真是一种交谊性的体育游戏运动。如果规定不许压迫对方,不许牵动对方重心,那么,这种推手方法,应用到医疗、体操上,必可吸引患者的兴趣而提高其疗效。

                 

  至于技击性强烈的推手,以力量、耐力为基础始能发展技巧,推手时消耗体力较大,仅适宜于年轻力壮者,如果规定比赛方法,可以作为竞技运动项目来推行。

                 

  因此,太极拳的推手方法发展到目前,可以分别应用于医疗体育游戏和运动竞赛三方面。由于推手方法的适应性广泛,练习时又不需要护具、场地设备和特制服装,两人随时随地皆可搭手练习,因此非常便于开展。

                 

  太极拳学派的器械,传习到现在的仅有短兵的刀,剑和长兵的枪。这些练法在各家套路中也有繁简的不同,其中不少是吸收其它拳种的器械套路,再用太极拳柔和圆转的特点加以改编而创造的。

  双人对练的粘枪,是太极拳种的创造,对练时仅需蜡杆两根就可进行。但目前练习者较少,技术上缠绕粘随、封逼、摔、抖、掷放等技巧较易失传,有待于培养接班人。

                 

  如上所述,在百年前,太极拳的发展着重在技击方面,而近百年来则向医疗、体育游戏和竞赛三方面平行发展。特别在陈氏十四世陈长兴这一时期,是太极拳发展的转折点。自外传至永年、北京后,传布日益广泛。这在太极拳的发展上说,应该说是一件大事。在这以前,太极拳久处于河南温县一隅之地,一姓之众。由于外传杨、武,杨传授其拳于北京,武则用文字宣传于外省,遂使太极拳之名由点到面,形成弥温到全国的普及基础,这是杨、武两人对于太极拳普及的重大贡献,这是当前开展太极拳运动的主流。

                 

  随着目的任务的改变,太极拳学源有继承,又有创造,派中衍流,流上分流,丰富了太极拳的内容,成为不分男女老幼都可练习的一项体育活动。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重视民族武术遗产的研究、整理和推广,把太极拳作为重点武术项目来推行,并广泛应用于医疗体育方面。由于疗效显著,引起了国内外的重视,出版了多种介绍太极拳流派的图书。在国际文化交流中太极拳的作用正在扩大。1956年8月1日,国家体委编印的《简化太极拳》,是根据杨式拳架编成的。从原来34个不同姿势中采取了20个姿势,删去了繁难的重复的动作,从原来81个动作中简化为四组24个动作。原来杨氏太极拳,(以杨澄甫为标准)练完一套约需时8分钟左右,后来逐渐延长到15-20分钟。而简化太极拳只须5-8分钟就可以练完。编排次序上是由简入繁,循序渐进,使学习者易学、易练、易记。除了印行《简化太极拳》的小册子和挂图供人们按图自学外,还摄成讲解示范的电影,这样就为太极拳普遍发展创造了条件。

                 

  在太极拳为人民健康事业继续作出贡献的同时,太极拳各流派都有相应发展的必要,这样才能适应不同对象的不同要求。遵循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和“推陈出新”的方针,各流派的相应发展,可以起到相互促进、相互吸收、取长补短的作用,有助于提高技术,提高理论研究和提高教学方法,从而更好地推动普及和指导普及。进一步为人民健康事业服务,并在国际文化交流中作出贡献。

                 

  各式太极拳都是前人积累起来的经验结晶,因此继承和学习这些经验,吸取其精华,正是提高太极拳锻炼效果的重要一环,也可为今后的发展创造提供极为丰富的养料。因之,继承和整理各式太极拳,充分挖掘其精华和具体的锻炼方法,以现代科学理论来加以阐发也就成为开展太极拳运动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说明:

                 

  一、本表自一世祖陈卜起,至十七世陈发科止,根据陈淼(字槐三)家藏本《陈氏家谱》编列。原谱系亡友唐豪(1897-1959年)于1932年1月约同陈子明去陈家沟调查太极拳历史时连同陈鑫《陈氏家乘》稿本携归上海,今藏国家体委。

                 

  二、本表称“陈家沟陈氏拳家世系简表”者以陈氏后裔浩繁,自陈王廷创造太极拳后,族人累代习其拳,无分男女,谱中凡拳技著名者,始傍注拳手、拳师、拳手可师、拳最好等字样,表中注以X符号。本表旨在查考陈氏太极拳传人,故以陈氏拳家为主,借以考明太极拳发展史。

                 

  三、原谱骑缝注十六页“十一世提起”以前有:“至此,以上乾隆十九年(1754年)谱序,以下道光二年(1822年)接修”字样。封面题:“同治十年(1873年)癸酉新正颖川氏宗派。”

                 

  四、表内人名有方框者,家谱未载,根据调查确实而列入。杨禄禅、武禹襄为直接从陈氏拳式创造流派的代表人物,故列于表内,以明源流,并以虚线方框区别之。

                 

  五、杨禄禅之主人陈德瑚,官翰林院待诏,系陈氏十五世,子备三,孙承五,以非拳家,俱未列表内。

                 

  六、陈复元为十七世,学拳于老架陈耕云,新架陈仲(生生)。陈复元子陈子明,幼承家学,复从陈鑫学拳,著《陈氏世传太极拳术》。陈照丕为十八世,延年之孙,学拳从祖延熙、鑫及族叔发科,著有《陈氏太极拳汇宗》,采入陈鑫著作。复元、子明、照丕,未载家谱。

                 

  七、家谱陈仲(生生)有三子:淼、(土土土)、鑫。《陈氏世传太极拳术》以陈淼为陈季(生生)长子。今查《中州文献辑志。义行传。陈仲(生生)传》,陈仲(生生)以陈淼为犹子。是也。陈仲(生生)太极拳最精,能舞铁枪重三十斤。

                 

  八、陈椿元为陈淼之子,陈鑫老而嗣,以椿元为嗣子。

                 

  九、为制此表,向国家体委借抄《陈氏家谱》及陈鑫《陈氏家乘》稿本,本表编排,费时数日,稿凡三易,聊供考订之资。
 


 

 

太极拳体悟
 

 

 
                 

  (孙禄堂先生整理)

                 

  郝为真先生云:练太极拳有三层意思。初层练习,身体如在水中,两足踏地,周身与手足动作如有水之阻力。第二层练习,身体手足动作,如在水中而两足已浮起不着地,如长泅者浮游其间皆也。第三层练习,身体愈轻灵,两足如在水面上行,到此时之景况,心中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冰,心中不敢有一豪放肆之意,神气稍微一散乱,即恐身体沉下也。拳经云:“神气四肢,总要完整,一不完整,身必散乱,必至偏倚而不能有灵活之妙用。”即此意也。又云:“知己功夫,在练十三势,若欲知人,须有伴侣二人,每日打四手(既、捋、挤、按也),功久即可知人之虚实、轻重,随时而能用矣。”倘若无人与自己打手,与一不动之物当为人,用两手或手(身)体与此物相较,视定物之中心,或粘、或走、或靠,手足总要相合,或如粘住他的意思,身子内外总要虚空灵活,功久身体亦可以能灵活矣。或是自己与一个能活动之物,物之来去,我可以随着物之来去以两手接随之,身体屈伸往来,上下相随,内外一气,如同与人相较一般。仍是求不即不离、不丢不顶之意也。如此心思会捂,身体力行,功久引进落空之法也可以随心所欲而用之也。此是自己用功无有伴侣之法则也。
 


 

 

太极拳创始人陈王廷
 

 

 
                 

  陈王廷(1600-1680)又名奏庭。明末清初人,太极拳创始人。若自明洪武初年,陈姓由山西迁至常阳村(即今陈家沟)时算起,为陈氏第九世。祖、父均为明朝下级官吏。弟兄四人,该居其二。

  自幼天资聪慧,勤奋好学。昼练家传武学,夜读经史百家,以致文才武略,无不出类拔萃。年轻时曾走镖山东一带,声播齐鲁。因他生得面红庄重,蓄有美髯,骑红色战马,惯使春秋大刀,江湖同道便送其绰号“二关公”。明末,他以武秀才(庠生)的身份赴乡试考武举。在考武举上,他以“凤夺巢”的箭法技压群雄,后以杀人获罪而逃出考场,赴登封农民领袖李际遇处避祸,后返乡蛰居。李事败遭族诛,某部将蒋发改装投陈家为仆。为掩人耳目,陈家上下皆唤蒋为蒋把势(旧时长工、短工称谓)。陈、蒋二人名位主仆,实为挚友,每日切磋拳艺,耕田课子。至今陈家沟犹传有《玉带山英雄结义》、《陈王延义收蒋发》、《木门寨师徒讨牛》、《杨海洼蒋发镇邪》等故事。陈王延生不逢时,无法抒发报国之志,明末仅为县乡兵守备。清初,他隐居乡间,以《黄庭》为伴,搜集、整理民间武术,决心造拳遗世。他融诸家之长于一炉,创造了一套具有阴阳相合、刚柔相济的太极拳。创编的太极拳术成为当今风靡世界的太极拳之源。他也因此而名播寰宇,被中外太极拳界尊为鼻祖。他的故乡陈家沟也被太极拳爱好者视为“圣地”,以致朝拜者络绎不绝。晚年,他请人画像一幅,持刀立其后者即蒋发。此像原悬挂于陈氏家祠,惜乎“文革”后期遗失。幸有“文革”前照片留存下来。现在社会上流行的画像,多为现代人据此重画,以致真假莫辨。现刊原画像照片,以正视听。

  陈王廷传授下来的有一至五路太极拳、炮捶一路、长拳108势、双人推手和刀、险、剑、棍、锏、双人粘枪等器械。其中双人推手和双人粘枪,更具独特风格。陈王廷的著作因年代久远,多遭散失,现尚存《拳经总歌》《长短句》词一首。词上半首有:“叹当年,披坚执锐,扫荡群鼠,几次颠险!蒙恩赐,枉徒然,到而今年老残喘。只落得《黄庭》一卷随身伴,闲来时造拳,忙来时耕田,趁余闲,教下子儿孙,成虎成龙任方便。”

  陈王廷的独创有以下几点。

  (一)把拳术与导引、吐纳相结合导引和吐纳是养身术。它是由汉末伟大医学家华佗模仿禽兽的屈伸、顾盼、跳跃等动作并结合呼吸运动创编的健身方法,名为“五禽戏”。陈王廷把武术中的手、眼、身、法、步的协调运作,同导引、吐纳结合起来,使意识、呼吸和动作三者密切结合,成为“内外合一”的内功拳。

  (二)把武术和中医经络学相结合陈王廷根据自己的心得体会,结合经络学说原理,创编了缠绕螺旋运动方式的太极拳套路。

  (三)创造了双人推手自古以来,踢、打、摔、拿、跌是我国武术的五大主要技击法。由于这五种技击法实践时具有较大的伤害性,因此,历来大都只作假想性或象征性的练习。这就为花假手法开了方便之门,而前人苦心积累的宝贵经验,也由于实践不足,很难提高技击水平,鉴于此,陈王廷创造了推手方法。这种方法伤害性较轻,成为一种综合性的实习技击的练习方法。

  (四)创造了双人粘枪和大杆对练项目陈王廷创造了双人粘枪法。粘随不脱,蓄发相变的刺枪术和大杆对练是太极拳派长兵器的对抗性基本练法,结合陈氏拳术与众不同的缠丝劲运到器械上,为长兵器对练开辟一条简便易行、提高技术的途径。

  (五)创造了太极拳理论陈王廷太极拳理论是根据自己实践经验、总结和吸取明代民间武术经验而创立的。它包括缠绕螺旋、柔中寓刚,避实击虚、顺应客观条件变化而变化,以意行气,劲由内换,人不知我,我独知人,因敌变化等特点。如《拳经总歌》开头两句话:“纵放屈伸人莫知,诸靠缠绕我皆依。”就是指在练习太极拳套路的基础上练习反应灵敏,逐步达到“牵动四两拨千斤”的高级境界。
 


 

 

太极拳之练习谈
 

 

 
                 

  杨澄甫

                 

  永年杨公澄甫遗著

                 

  中国之拳术,虽派别繁多,要知皆寓有哲理之技术,历来古人穷毕生之精力,而不能尽其玄妙者,比比皆是。虽然,学者若费一日之功力,即得有一日之成效,日积月累,水到渠成。

                 

  太极拳,乃柔中寓刚,棉里藏针之艺术,于技术上、生理上、力学上,有相当之哲理存焉。故研究此道者须经过一定之程序,与相当之时日。虽然良师之指导,好友之切磋,固不可少,而最紧要者,是在逐日自身之锻炼,否则谈论终日,思慕经年,一朝交手,空洞无物,依然是门外汉者,未有逐日功夫。

                 

  古人所谓,终思无益,不如学也。

                 

  若能晨昏无间,寒暑不易,一经动念,即举摹练,无论老幼男女,即其成功则一也。

                 

  近来研究太极拳者,由北而南,自黄河流域至杨子江流域,同志日增,不禁为武术前途喜。然同志中,专心苦练,诚心向学,将来不可限量者,固不乏人,但普通不免入于两途:

                 

  一则天才即俱,年力又强,举一反三,颖悟出群;惜乎稍有小成,便是满足遽迩,中辍,未能大受。

                 

  其次急求速效,忽略而成,未经一载,拳、剑、刀、枪皆已学全,虽能依样葫芦,而实际末得此中三味,一经考究其方向动作,上下内外,皆未合度,如欲改正,则式式皆须修改;且朝经改正,而夕已忘却。

                 

  故常闻人日:习拳容易改拳难。

                 

  此语之来,皆由速成而致此。

                 

  如此辈者,以讹传讹,必致自误误人,最为技术前途忧者也。

                 

  太极拳开始选练拳架。

                 

  所谓拳架者,即照拳谱上各式名称,一式一式由师指授,学者悉心静心,默记揣摹,而照行之,谓之练架子,此时学者分内外上下注意。

                 

  属于内者,即所谓用意不用力,下则气沉丹田,上则虚灵顶劲;

                 

  属于外者,周身轻灵,节节贯串,由脚而腿而腰,沉肩曲肘等是也。

                 

  初学之时,先此数句,朝夕揣摹,而体会之,一招一式,总须仔细推求,举动练习,务求正确,习练既纯,再求二式,于是逐渐而至于习完。如是则毋事改正,日久亦不致更变要领也。

  习练运行时,周身骨节,均须松开自然。

  其一,口腹不可闭气,其二,四肢腰腿不可起强劲。

  此二句,学内家拳者,类能道之,但一举动,一转身,或踢腿摆腰,其气喘矣,其身摇矣,其病皆由闭气与起强劲也。

                 

  1、摹练时头部不可偏侧与俯仰。所谓要顶头悬,若有物顶于头上之意,切忌硬直,所谓悬字意义也。目光虽然向前平视,有时当随身法而转移,其视线虽属空虚,亦为变化中一紧要之动作,而补身手法之为足也。其口似开非开,似闭非闭,口呼鼻吸,任其自然。如舌下生津,当随时咽入,勿吐弃之。

  2、身躯宜中正而不倚;脊梁与尾闾,宜垂直不偏。但遇开合变化时,有含胸拔背,沉肩转腰之活用,初学时节须注意。否则日久难改,必流于板滞,功夫虽深,难以得益致用矣。

  3、两臂骨节均须松开,肩应下垂,肘应下曲,掌以微伸,手指微曲,以意运臂,以气贯指,日积月累,内劲通灵,其玄妙自生矣。

  4、两腿宜分虚实,起落犹似猫行。体重移于左者,则左实,而右脚谓之虚;若移于右者,则右实,而左脚谓之虚。所谓虚者非空,其势仍未断,而留有伸缩变化之余意存焉。所谓实者,确实而已,非用劲过分,用力过猛之谓。故腿曲垂至直为准,逾此谓之过劲。身躯前扑,即失中正姿势,敌得乘机攻矣。

  5、脚掌应分踢腿(谱上左右分脚或写左右翅脚,与蹬腿二式。踢腿时则注意脚尖,蹬腿时则注意全掌,意到而气到,气到而劲自到。但骨节均须松开而平稳出之,此时最易起强劲,身躯波折而不稳,发腿亦无力矣。

  太极拳之程序,先练拳架(属于徒手),如太极拳,太极长拳;其次单手推挽,原地推手,活步推手,大捋,散手;再次则器械,如太极剑,太极刀,太极枪(十三枪)等是也。

                 

  练拳时间,每日起床后两遍。若晨起无暇,则睡前两遍,一日之中,应练七八次,至少晨昏各一遍。但醉后、饱食,皆宜避忌。

                 

  练习地点,以庭园与厅堂,能通空气,多光线者,皆为相宜。但忌直射之烈风,与有阴湿霉气之场所耳;因身体一经运动,呼吸定然深长,故烈风与霉气,如深入腹中有害于肺脏,易致疾病也。

                 

  练习之服装,以宽大之中服短装,与阔头之布鞋为相宜,习练经时,如遇出汗,切忌脱衣裸体,或行冷水揩抹;否则未有不罹疾病也。
 


 

 

太极拳说十要
 

 

 
                 

  杨澄甫

                 

  一、虚灵顶劲顶劲者,头容正直,神贯于顶也。不可用力,用力则项强,气血不能流通,须有虚灵自然之意。非有虚灵顶劲,则精神不能提起也。

  二、含胸拔背含胸者,胸略内涵,使气沉于丹田也。胸忌挺出,挺出则气涌胸际,上重下轻,脚跟易于浮起。拔背者,气贴于背也。能含胸则自能拔背,能拔背则能力由脊发,所向无敌也。

  三、松腰腰为一身之主宰,能松腰然后两足有力,下盘稳固。虚实变化皆由腰转动,故曰“命意源头在腰隙”,有不得力必于腰腿求之也。

  四、分虚实太极拳术以分虚实为第一义。如全身皆坐在右腿,则右腿为实,左腿为虚;全身坐在左腿,则左腿为实,右腿为虚。虚实能分,而后转动轻灵,毫不费力。如不能分,则迈步重滞,自立不稳,而易为人所牵动。

  五、沉肩坠肘沉肩者,肩松开下垂也。若不能松垂,两肩端起,则气亦随之而上,全身皆不得力矣。坠肘者,肘往下松坠之意。肘若悬起。则肩不能沉,放人不远,近于外家之断劲矣。

  六、用意不用力太极拳论云:此全是用意不用力。练太极拳,全身松开,不使有分毫之拙劲,以留滞于筋骨血脉之间,以自缚束。然后能轻灵变化,圆转自如。或疑不用力何以能长力?盖人身之有经络,如地之有沟洫。沟洫不塞而水行,经络不闭则气通。如浑身僵劲充满经络,气血停滞,转动不灵,牵一发而全身动矣。若不用力而用意,意之所至,气即至焉。如是气血流注,日日贯输,周流全身,无时停滞。久久练习,则得真正内劲。即太极拳论所云:“极柔软,然后极坚刚”也。太极拳功夫纯熟之人,臂膊如绵裹铁,分量极沉。练外家拳者,用力则显有力,不用力时,则甚轻浮。可见其力乃外劲浮面之劲也。不用意而用力,最易引动,不足尚也。

  七、上下相随上下相随者,即太极拳论所云:“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也。手动,腰动,足动,眼神亦随之动。如是方可谓之上下相随。有一不动,即散乱也。

  八、内外相合太极拳所练在神。故云“神为主帅,身为驱使”。精神能提得起,自然举动轻灵。架子不外虚实开合。所谓开者,不但手足开,心意与之俱开;所谓合者,不但手足合,心意亦与之俱合。能内外合为一气,则浑然无间矣。

  九、相连不断外家拳术,其劲乃后天之拙劲。故有起有止,有续有断,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此时最易为人所乘。太极拳用意不用力,自始至终,绵绵不断,周而复始,循环无穷。原论所谓“如长江大海,滔滔不绝”:“运劲如抽丝”,皆言其贯串一气也。

  十、动中求静外家拳术,以跳郾为能,用尽气力,故练习之后,无不喘气者。太极拳以静御动,虽动优静,故练架子愈慢愈好。慢则呼吸深长,气沉丹田,自无血脉偾张之弊。学者细心体会,庶可得其意焉。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