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鸟人生活馆: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新世纪,新青年,新生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爱护自然//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樂其俗

 
 
 

日志

 
 
关于我

鸟人文化集团总策划 | 生态文明志愿者(自然之友224号终身会员):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关注生命健康、爱护生态环境,谦虚、务实,塑造独立、自由,宽容、博爱的人格品性,简单的物质生活,自在的精神享受。

网易考拉推荐

读《“失败英雄”梁从诫》  

2012-05-16 10:47:10|  分类: 环境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败英雄”梁从诫

汪永晨

梁从诫先生领导创建了国内首个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自1993年成立以来,“自然之友”开展了许许多多环保方面的重大行动。我曾亲耳听过梁先生的这句自嘲:我们一家三代都是失败的英雄,可以说是屡战屡败但也都是屡败屡战。当时,梁先生说,如果说我从祖父和父母身上继承了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信念: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感。

我曾拉梁先生和我一起去过我的环保启蒙地江苏睢宁大余小学[自然大学]这是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在学校开展爱鸟活动的一所农村小学。那所学校的学生和老师用绘画、唱歌、跳舞等形式,在田间河边开展课外活动,表达人类对小鸟的热爱。那次,年近70岁的梁先生在小学参加农村孩子的爱鸟活动,那活泼劲儿和孩子们不分高低。至今我脑子里还有着返璞归真的梁先生,如同孩子般在农村小学的操场上和孩子们一起跑跑跳跳的情形。作为国家环保局的“环境使者”,我和梁先生曾一起去过三峡。我们站在黄柏河边,这是当地人认为治理得不错的河,所以请我们这些环保使者来看。对那治理过的河水还有质疑的作家徐刚蹲在江边捞起一把水草,再站起来时,眉头皱起来,鼻子和嘴也都挤在了一起。梁先生也不客气地对陪着我们的环保局干部表达了他的态度:人的认识当然是要有一个过程的。20年前,在黄柏河还能见底的那个年代,要人们认识到水库将对邻近水域带来多么严重的负面影响,也许不够现实。然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在黄柏河已经开始由绿变黑的时候,在论证中还把“对水污染的影响”列为“影响较小,采取有效措施后可减小危害”的一类,甚至时至今日,还在说三峡水库污染“问题不大”,就很难说是实事求是的了。那次三峡归来,在国家环保总局召开的环保使者的年会上,梁先生送给我一本杂志,上面有他写的文章,表述自己对长江污染应如何面对的见解。那篇文章中梁先生这样写道: “江水轻拍船舷,船在微微晃动。舟上有人难眠。遥想当年,李白遇赦,从奉节东下,一路神采飞扬,留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不朽诗句。寥寥数字,向我们透露了一千多年前三峡森林茂密、野生动物出没的自然环境和生态消息。令[]人面对两岸濯濯童山,峡中滔滔黄水,李白诗中景色,已无法想象;森林与猴子什么年代起从这里消失,也不可考。若诗仙再世,与我辈同行,又会写下怎样的诗句留给后人?历史的冷眼将始终注视着三峡,注视着长江,注视着我们!”

我和梁先生曾一起参加一个美国高层代表团到华访问的工作午餐。梁先生向美国官员讲起他和克林顿的见面,讲起他当时将一张滇金丝猴母子的照片作为礼物送给克林顿。克林顿饶有兴致地问:“这种金丝猴的数量还有多少?”“不足1200只。而且据我们所知,这是灵长类中除了人类之外唯一的红唇动物。”“哦,那是我的表亲!”当时,在座的人都笑了。今天想起梁先生当时的介绍,想起他说的“不足1200只”,好像刚明白梁先生当时的用心——我们都是濒危动物,金丝猴和保护金丝猴的人。

我刚刚出版的新书《追寻“野人”的足迹——中国环保领跑人》中,第一位“野人”就是梁先生。在我写梁先生的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这些年来,梁先生的演讲,直接、间接的听众不知有没有人统计过;坐在台下、课堂上听梁先生讲课,最多一次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可最少的一次有多少,梁先生亲口告诉过我,5个。那是在某国家机关。我问梁先生,那你讲了吗?他告诉我,当然不能放弃,我还像是下面坐着成千上万的听众那样给那5个人讲了中国民间组织的环保历程。梁先生告诉他们:环境保护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也不仅仅是专家的事情,如果我们作为普通的公民,不参与、不支持、不关注环境保护,仅靠政府和专家,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把环境治理好的。[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样的国家和生态。]

梁先生曾作过这样一个比喻。他说:或许,当今的人类就像坐在“泰坦尼克号”上,你有一等舱的乐趣,我有二等舱的活法。突然有一天撞上冰山,停也停不下来,拐也拐不了弯,大家只能同归于尽。[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

梁先生没有看到这本书的出版。在这本书写梁先生的章节中,最后一句话是:“我没有问过梁先生,但我想我的这个假设:为‘表亲’奔走,是这辈子要一直奔下去了,是不是就是出于从父辈那里得到的信念,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感?”

梁先生您不会反对吧!

(有删节)

【注】 梁从诫的祖父是近代著名政治活动家和思想家梁启超,父亲是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母亲是著名作家、建筑学家林徽因

——————————————————

“失败英雄”梁从诫

汪永晨文并摄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2010-11-02 [打印] [关闭] email推荐:
    编前:

    2010年10月28日下午,自然之友创会会长梁从诫先生在京因病辞世,享年78岁。梁从诫,1932年生于北京,祖父梁启超,父亲梁思成,母亲林徽因。作为自然之友的创会会长,梁从诫先生堪称民间环保的先驱人物。梁从诫先生的多年挚友、著名环保人士、绿家园创办人汪永晨特为本刊独家撰文,追忆梁从诫先生。

读《“失败英雄”梁从诫》 - 草堂主人 - 道谷学社:做一个健康幸福的人

    我曾亲耳听过梁先生的这句自嘲:我们一家三代都是失败的英雄;可以说是屡战屡败但也都是屡败屡战。当时,梁先生说,如果说我从祖父和父母身上继承了点什么的话,那就是信念: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感。

    今天走在民间环保这支队伍中的人,我觉得都有梁先生一家人的这种文化情怀,都有过这种受打击的经历。从这两天大家的缅怀中,我把它说成是悲伤时的庆幸。

    1994年春天,我在美国旧金山采访时,一位朋友托我打听一个叫“梁孔捷”的人。我的朋友当时在美国一家传媒中心工作。她说在《世界日报》上看到“梁孔捷”等4人在北京成立了一个环保组织叫自然之友,他们希望和这个组织建立联系。

    回到北京后我四处打听,那时环保民间组织不像现在这么家喻户晓。直到1994年秋天在一次中华环保基会的采访活动中我才知道“梁孔捷”应该是梁从诫。因为《世界日报》上那条消息是从英文翻译过去的,“梁孔捷”是梁从诫的译音。

    从1994年至今,我和梁先生在“一个战壕”里已经打了十多年的交道。在见谁都叫老师的今天,我叫梁从诫“梁先生”,似乎这样称呼才符合我内心对他的认知和尊重。我对生态问题关注的程度,曾让梁先生一认识我就把我拉进了自然之友并成了理事。也是因为梁先生,没多久我又离开了自然之友,拉起了绿家园志愿者的旗帜。

    我曾拉梁先生和我一起去过我的环保启蒙地,江苏省睢宁县大余小学。这是从上世纪80代起就在学校开展爱小鸟活动的一所农村小学。那所学校的学生和老师用绘画、唱歌、跳舞等形式,用走到田间河边等课外活动,表达人类对小鸟的热爱。那次,年仅70岁的梁先生在小学参加农村孩子的爱鸟活动,那活泼劲和孩子们不分高低。至今我脑子里还有着返璞归真的梁先生,如同孩子般在农村小学的操场上和孩子们一起跑跑跳跳的情形。

    作为国家环保局的“环境使者”,我和梁先生曾一起去过三峡。我因为另一个采访晚到了几天,一见梁先生,他就气乎乎地和我谈起,刚刚路过的一个县,看到长江边上一条像酱油一样的黑汤沿着江水往下流,黑水足足有半里路宽。在那个县里,梁先生告诉我,他亮出了自己政协委员的身份。为的是要问问县长,这条江是不是他们污染的?县长说是一个造纸厂的问题。“为什么不装处理污水的装置?”梁先生接着发问。县长说这个造纸厂是1958年“大跃进”时靠两口大锅起家的,当时叫“因陋就简,白手起家”。现在要装一台废水处理装置,投资要超过那个厂的全部固定资产。再说三峡水库修好后,这个厂子在淹没线以下,就几年了,污水处理装置就是装好了,也又要被水淹了,就没去治理?“那为什么不停产,你看看把长江污染成这个样子。”梁先生不依不挠。厂长说2000名工人,如果算上三口之家就是6000人,一个小县城只有几万人,这6000人谁给我养活啊?

    事后梁先生承认,自己当时被问得哑口无言。这种事情光高唱“还我蓝天、还我青山、还我绿水”是唱不出来的。

    那次在三峡采访时,我们站在黄柏河边,这是当地人认为治理得不错的河,所以请我们这些环保使者来看。对那治理过的河水还有质疑的作家徐刚蹲在江边捞起一把水草,再站起来时,眉头皱起来,鼻子和嘴也都挤在了一起。梁先生也不客气地对陪着我们的环保局干部表达了他的态度:人的认识当然是要有一个过程的。20年前,在黄柏河还能见底的那个年代,要人们认识到水库将对邻近水域带来多么严重的负面影响,也许不够现实。然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在黄柏河已经开始由绿变黑的时候,在论证中还把“对水污染的影响”列为“影响较小,采取有效措施后可减小危害”的一类,甚至时至今日,还在说三峡水库污染“问题不大”,就很难说是实事求是的了。

    那次三峡归来,在国家环保总局开环者使者的年会上,梁先生送给我一本杂志,上面有他写的文章,表述自己对长江污染应如何面对的见解。

    那篇文章中梁先生这样写道:“江水轻拍船舷,船在微微晃动。舟上有人难眠。遥想当年,李白遇赦,从奉节东下,一路神采飞扬,留下‘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不朽名句。寥寥数字,向我们透露了一千多年前三峡森林茂密、野生动物出没的环境、生态消息。今人面对两岸濯濯童山,峡中滔滔黄水,李白诗中景色,已无法想象;森林与猴子什么年代起从这里消失,也不可考。若诗仙再世,与我辈同行,又会写下怎样的诗句留给后人?历史的冷眼将始终注视着三峡,注视着长江,注视着我们!”

    我和梁先生在一个“战壕”里打的“战役”还有一次,那次他老人家真急了。

    那是2001年的春天,我、梁先生还有北京地球村的廖晓义共同发起并组织了一次有关北京昆玉河河底硬衬的对话会。当时我们都天真地认为那是中国民间组织召开的第一次听证会。因为那是中国第一次由民间组织让政府官员、专家、学者、项目工程人员和媒体坐在了一起,讨论一个和都市生态及百姓生活有关的话题。

    但会前我们才知道听证会只能由政府部门召开,民间组织没有这个权力。那次会上,梁先生发了脾气。当时到会的北京市领导不承认正在拆北京一个名人家的四合院。但梁先生的老伴方晶老师在现场拍到了大大的“拆”字,他认为这难道还不算是铁证如山吗?可中国有多少铁证如山的事不被承认?善良的人永远也不能理解。

    那次的会,最后因为某些原因没有见报。这个结果是不是和梁先生的急有关,没有人去追究,但他的率直和天真,却让在场的上百名记者和我感受了一个一家三代都有信念,都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是如何面对他不能认同的现实的。

    那次,我们民间组织呼吁的就是今天所说的:环保保护公共参与。城市一条河的命运,关系着生活在河边的每一个百姓,她的命运不能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如果说那次我们的行动没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但4年后,2005年4月,北京圆明园湖底硬衬召开的听证会,NGO代表被请到了国家听证会上并作了专题发言。4年的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瞬间,但在中国NGO发展史上,却是一步一个脚印。

    我和梁先生曾一起参加一个美国高层代表团到华访问的工作午餐。梁从诫向美国官员讲起他和克林顿的见面,讲起他当时将一张滇金丝猴母子的照片,作为礼物送给克林顿。克林顿饶有兴致地问:“这种金丝猴的数量还有多少?”“不足1200只。而且据我们所知,这是灵长类中除了人类之外唯一的红唇动物。”“哦,那是我的表亲!”当时,在坐的人都笑了。今天想起梁先生当时的介绍,想起他说的“不足1200只”,好像刚明白梁先生当时的用心——我们都是濒危动物,金丝猴和保护金丝猴的人。

    我刚刚出版的新书《追寻“野人”的足迹-中国环保领跑人》中,第一位“野人”就是梁先生。在我写梁先生的文章里有这样一段:这些年来,有关自己的价值观、生活理念,梁先生的演讲,直接、间接的听众不知有没有人统计过。坐在台下、课堂上听梁先生讲课最多一次有多少人我也不知道,可最少的一次有多少,梁先生亲口告诉过我,5个。那是在某国家机关。我问梁先生,那你讲了吗?他告诉我,当然不能放弃,我还像是下面坐着成千上万的听众那样给那5个人讲了中国民间组织的环保历程。梁先生告诉他们:环境保护不仅仅是政府的事情,也不仅仅是专家的事情,如果我们作为普通的公民,不参与、不支持、不关注环境保护,仅靠政府和专家,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把环境治理好的。

    从2003年开始,中国民间环保组织把关注江河的自然,作为推进公众参与的重要工作。记得我们在一起商量如何促成一次保护怒江听证会的时候,梁先生接到环保部一位领导的电话,希望我们的呼吁,能吸收更多的专家意见。于是,梁先生拿出他的小本子,找他在政协会上认识的人的联系方式,然后一个个给他们打电话。从2003年的夏天,到2010年的冬天,整整7个年头过去了,怒江还在自然地流淌着。这是梁先生参加的许多外事活动中,他都会举的中国环境保护的公众参与的例子。

    梁先生曾作过这样一个比喻。他说:或许,当今的人类就像坐在“泰坦尼克号”上,你有一等舱的乐趣,我有二等舱的活法。突然有一天撞上冰山,停也停不下来,拐也拐不了弯,大家只能同归于尽。

    梁先生没有看到《追寻“野人”的足迹—中国环保领跑者》一书的出版。在这本书写梁先生的章节中,最后一句话是:“我没有问过梁先生,但我想我的这个假设:为‘表亲’奔走,是这辈子要一直奔下去了,是不是就是出于从父辈那里得到的信念,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感。”

    梁先生您不会反对吧!

    梁先生走了,我还想把这句话放在我的这篇悼念文章的最后,因为我对梁先生的尊重与怀念,都基于:一个人要有社会责任感。这一点是16年前我们一见如故时,就相互知道了的共同理念。

    我们一起做的事,我会继续做下去,梁先生请放心。

 

——————————

环境保护的实质是恢复建设生态文明
发帖人:黄小毛
发布时间:2009-05-11

 

环境保护的实质是恢复建设生态文明

 

——缘起杨东平先生的“深以为然”

 

 

黄小毛(自然之友终身会员)

 

 

《自然之友通讯》(2009年第2期)刊有杨东平(自然之友理事长)的《中国环境保护:走向下一个30年》,其中有这样一段:“国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关于建设生态的发言则指出:环境保护不是技术问题,不是政治问题,而是道德问题。我深以为然。”看了文章后不久,我在网上发出了下面的读后感:

  

小小的话:

 

环境保护不是技术问题,不是政治问题,而是道德问题。

对以上这句话,我并不以为然。

或许,应该说成这个样子,更符合我的认识:

(1)环境保护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道德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更准确来说,或者要说成这个样子:

(2)环境保护不仅是技术问题,也是道德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拿(1)句来说,对比原句,首先问题在是不是政治问题,其次是政治问题应该是更为重要的问题。举例来说,我在学校向学生倡导不吃零食,几年来没有什么用,教室内同样的充斥着让我觉得恶心的零食味;而学校出台规定不许学生在校园内买、吃零食,并且发动有关处室切实地抓了一下,效果是十分明显的,教室内基本不见零食包装袋了,校园环境也更清洁了。

我们知道道德的养成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成功的,而行政的干预却可以不日达成。这个例子,自然不需要什么技术,当然有进行德育的宣传,但是最关键的在行政的干预。

拿(2)句来说,对比原句,则还有一个技术的问题,自然,这个问题被很多人提到,比如塑料袋的问题,就提出过可降解的办法。节能灯自然也是一个技术的问题,太阳能汽车的制造同样是一个技术问题。

那么这么说来,到底应该哪句更合适呢?

从根本上来说,为了指导实践的需要,应了我国环境保护的下一个30年,我个人还是主张用(1)句,因为话有这么一层意思:技术不是问题。我也曾赞成这样的说法,只要国家行政干预了,技术就不是问题。比如国家大力扶持研发太阳能汽车项目,我们可以肯定问题很快能得到解决。可是现实的问题是,由于利益的驱使,政治还没有走到这一步。那么,这其实是一个道德问题了。而从政领导的道德直接决定了行政干预的可能,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度。所以我说环境保护是一个道德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

如果更以为有卓见的朋友,希望站出来说话,不要以为是“国家环境保护部副部长潘岳关于建设生态的发言”就不敢质疑了,也不要以为是杨东平(自然之友理事长)“深以为然”了就不便反驳了。为了我们国家的环境保护,为了我们的自然生态,我始终秉承以为真理的信念!

 

恢复建设生态文明,是我一直来藏在心中的话。但或许因为知识的局限,文笔的拙劣,或者别的什么原因,一直也不曾动笔。

总的来说,我以为,无论对于一个国家还是整个国际社会之人类来讲,指导我们全部生活的,应该不能违背这么一句话:以恢复建设生态文明为基础,充分尊重个人的个性自由选择和发展。

恢复建设生态文明,是一切生产生活的基础;同样,如果是在这个基础上,任何政府或者单位个人应该尊重个性的自由。自由的话或许不应多说,而这个基础,就来认真谈一谈。

很多时候我们只是谈建设生态文明,而多忽视了要恢复生态文明。其实,恢复远比建设更重要。

恢复,是要我们保护好自然生态。我觉得,《老子》是一本生态的经典之作。由此,我也试图从生态经典的角度评说了其全集。我觉得,从中我们可以发见两个基本的原则:自然无为和清静而为。自然生态,对于我们人类来说无论空间时间,都确实十分浩大,也十分神奇,可谓天书了。所以我们应以敬畏的角度对待之。所谓环境保护,其实最主要的应该是对自然生态的不作为,是所谓顺其自然,无所作为,是自然无为。比如,我们要保护好原始森林,不去破坏,也不必说去绿化,无为就可以了。我们要控制自己的欲望,不去作为,也自然是不对自然生态造成破坏。这就是所谓恢复生态文明了。因为,自然生态本来是如此的美好和谐,本来是如此的文明。不过是人类发达了,曾经并且继续在破坏这种文明罢了。所以生态文明,首要的是恢复。

建设,是我们要理智地改善好自身的生存生活环境。为了我们的幸福美好生活,我们不能一味地无所作为,我们还需要勤奋,需要有头脑的劳作。这就是所谓清静而为了,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劳作,是顺应自然的劳作。比如在非森林的地方,在可以也应该植树绿化的地方,我们就要激励或者组织好植树绿化活动,也为经济发展提供用材。

所以说,我们是先要确保恢复,然后才是建设。否则,一边建设一边破坏,损失是不可估量的。比如有人说为“绿化祖国”而毁坏天然林,为满足肉食消费而砍伐原始森林来扩大畜牧养殖。

恢复建设生态文明,其基础的保障,根本的就是国家意志了。如果国家没有这个意志,对破坏生态文明的不能制止,也不能倡导恢复建设,甚至包庇、唆使、身体力行,那么,一切就是枉然了。这个国家意志,用那三个问题来类比,自然是政治的问题了。正如读后感里说到的,只要国家行政干预了,技术就不是问题。比如国家大力扶持研发太阳能汽车项目,我们可以肯定问题很快能得到解决。只要国家意志坚定起来了,比如超市“限塑令”,就可以顺利开展,即使道德还比较落后也没有大多关系。当然道德是一个问题,至少要把国家意志确立起来,国家意志的集中体现主体——国家政府的领导人要有这个道德意识。所以,环境保护不是技术问题,而是道德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所以,环境保护的实质是恢复建设生态文明,而在实践中,最关键的又是政治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